菁菁校园

遇见初雪

发布时间:2021-01-02    浏览次数:次    来源:本站原创   

 大概午时左右,天空开始飘落一种细碎的雪粒子,气象学中称之为“霰”。作为雪的前兆,它们借着北风呼呼砸在人脸上,有点微微的疼,但作为南方人,我还是欢呼了起来。

 昨天落的雨水早已结了冻,当雪飘落在地上时已不会融化。那些“成熟”了的雪花瓣慢悠悠地飘落下来,轻飘飘地落在了泥土上、柏油路上、人行道上,完好无损地保存了下来。一切都好像商议好的,一切配合得天衣无缝。路上的行人开始拉紧衣领戴上帽子,甚至扎紧口罩……

 可我舍不得。我张开双手,在雪中滑行、舞蹈,我尽情欣赏这漫天“柳絮”的轻盈舞姿,为这份难以状述的恩惠感动得潸然泪下,冬天好像把她最最宝贵的东西给了我们,满是不舍,却又满是欣慰。

 午后,风停了,这种雪白的花朵真真切切地以“秒速五厘米”的状态,悠悠然四处飘落,泥土长出了一层“白毛”,四季青戴起了“白帽”,早早落下的叶子在雪中“酣睡”。雪落在枝丫上,真如满树盛开的梨花。在这天然的装饰下,一棵棵树在冰雪中出落成冰雕玉琢的美人。松鼠大概已经屯好了过冬的粮食,蛇啊青蛙啊也该在某个隐秘的角落里酣睡着吧。

 我徜徉着,流连着,听雪花落下的声音,那声音仿佛在与我窃窃私语。雪染白了树的枝桠,我顺手摸了摸那些树枝,惊讶地发现,树枝外边包裹的是一层薄冰,将枝尖包裹如一份天然的标本。这不禁让我想起小学课文里学过的一篇《雾凇》,至今还记得里面的那张晶莹澄澈的插图,不知道能不能在东北冬天里遇见它。

 古往今来,写雪赞雪咏雪的诗词文章数不胜数,人们通过音乐、书画、文字等各种艺术形式来表达对雪的喜爱。人们爱它的形态,珍惜它的短暂停留,更赞叹它的高洁。南方赏雪“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颇为诗意;北方赏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尽显豪迈;塞北赏雪“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壮怀激烈;游子眼中“散关三尺雪,回梦旧鸳机”雪成了家乡的牵挂,凝结着对亲人的思念;“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雪是灵感,是让人文思泉涌的美酒,是诗人心中情感的寄托,是思乡的游子心心念念的故园。

 这是我在北方遇到的第一场雪,没有万里雪飘的热烈,只是淡淡地飘落在我心头,给足了我期待。我期待着,期待着这场雪覆盖我躁动的灵魂,慰藉我不安的心灵,而我将永远忠情于天地间这抹动人的洁白。 (黄京涛/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