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他们要用“金手指”点亮校园

发布时间:2020-12-07    浏览次数:次    来源:本站原创   

 辽宁科技大学环境设计专业照明方向学生蔡金辰、程立、付宜坤、刘晓玲、吴嘉诚、尹慧敏、尹贻川共同完成的“薪火相传-辽宁科技大学夜景照明改造方案”设计作品荣获第九届“金手指奖”大赛创意作品类三等奖。第一次参加这样规模大,规格高的作品评选活动就得到如此好的成绩,程立不由得感叹:“知道得奖的那一刻真的很激动,比赛含金量很高,对作品大家都付出了很多,能得到这样好的成绩,觉得辛苦些也是值得的。”
 你能想象平日里身边熟悉的事物在灯光的映照下会变得怎样灵动吗?对此环境设计专业的这几位同学也同样充满好奇心。所以他们将作品的设计目标定在了校内的几处标志性景观上:校史馆、机关楼东门入口、图书馆后面的植物、火车头、水车。程立说道:“最后我们决定对火车头,水车进行创作,选择这里的主要原因就是这里人流量大,来往的人很多,可以很好的展示作品效果,而且在这里灯光和夜景可以很好的融合在一起,我相信在绚丽多彩的灯光映照下这里能更吸引人们的目光。”
 刚开始团队作品创作的并不十分顺利,首先大家就为创作主题犯了愁,就像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团队各个成员对于作品主题的设定都有这自己的想法,一时间众说纷纭,后来不知谁提了一嘴:“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们建校也是七十周年,我觉得这个方向可以细细考虑一下。”这句话一下打破了成员们想法不能统一的僵局,成员们一致决定设计作品定稿以红色为背景“薪火相传”为主题,作品要向人们传达出科大学子对祖国的赤诚之心的同时也向人们展示着共和国长子鞍钢的“长子情怀”。
 大方向主题定下后,接下来就要确定每个景观的设计方案。灯光设计远比我们能看到的要复杂得多,除了要有较充足的理论知识储备,实践和实地考察也是很关键的部分。因为是灯光设计,所以在创作作品的那段时间里成员们更多的活动时间是在晚上。像火车头适合怎样配色的灯光;怎样的灯光效果能映衬着水车在夜晚更加灵动;是静态灯光还是动态灯光能更加吸引人这样等等问题都是成员们在星光阑珊时逐个针对景物周围环境的实际情况解决的。团队成员们除了在夜里实地考察解决问题常常还需要讨论方案到深夜,疲惫感和困意也会在不经意间来访,白天密集的专业课也会压得人喘不过气,可团队中没有一个人想过放弃。“大学本身就是一段很特殊的旅程,没人会督促你努力,但是你自己应该明白自己想要追求的是什么,问题总是会有的,而我要做的就是把他们逐一罗列清楚并 积极解决,况且能为自己所热爱的东西奋斗本身是件很幸福的事”尹贻川如是说道。
 虽然景观的设计主题设计方向都已经确定下来,但是到最后设计稿的呈现前仍存在很多细节上的小问题需要解决,就像我们播种种子收获前需要施肥除草是一样的道理。作为团队里“唯二”的女生刘晓玲说道;“我的主要任务就是查找各种相关资料,为设计方案提供理论基础以确定它的可行性,当然我还要确保我们的创作方案与其他团队没有重复,一个好的方案固然重要,但是最后灯光效果的完美呈现一定离不开对细节的精要求。”在这个团队里,各成员间看似分工明确互不相干,事实上却是紧密相连密不可分的整体。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灯光设计团队由七个在校大学生组成,他们来自不同的年级,有着迥异的性格,相同的只是追逐梦想的诚挚赤子心。作品的创作初期也是团队成员间的磨合期,每个人的设计风格并不相同,各样的观点也并不能完美融合,不同的上课时间也是成员们沟通的阻碍。同时很多未解决的专业问题也沉重的压在团队的肩头:光色作用不协调,景观分区设计与周围环境不融合,灯光层次感不强等。程立说:“但是这些都不能阻止我们前进的脚步,我们会抽出晚上的时间大家一起碰方案,有分歧的观点就各自阐述自己的方案预计效果,让大家的想法相互碰撞,最终寻得一个大家较为满意的设计方案”。准备参赛作品的那段时间,每个人都不曾松懈,成员间密切协作,互相帮助,就这样各样的问题都迎刃而解,成员间的配合也更加默契关系也更加亲密。团队的力量是强大的,一个有“团魂”有强大凝聚力的团队力量更不可小觑,这是否就是他们取得优异成绩的重要原因呢?
 终于,成员们一路披荆斩棘解决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当最终设计稿通过ps以图片形式展现在他们面前时,成员们难掩内心的激动,不由自主的欢呼鼓掌,“看到成稿的那一刻,我确定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效果,火车头在灯光的映照下格外绚丽,水车也变得俏皮活泼,即使不确定是否会获得奖项,但是这就是我们想呈现出来最佳效果,并且我十分期待有朝一日他能真实地被展示出来,让这几处景观成为科大夜晚最明媚的去处”程立笑着说道。
 绚烂灯火,点亮青春梦。12月3日,程立等人代表团队在南京领奖,站在领奖台上的那一瞬间,准备作品过程中的每个细节都历历在目,每个奋战的深夜都在记忆中熠熠生辉。程立感叹道:“大学里,有很多事情会让我觉得难忘,但是能让我回忆起来就不由得心中充满骄傲,眼中热泪盈眶的大概只是寥寥,而其中一定有‘金手指’的位置。”
(杨逢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