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在世界屋脊上勇敢前行
发布时间:2018-01-02    点击数:    来源:本站原创

  
徐振东到班戈县幼儿园进行包虫病筛查指导


徐振东到安多县底吾玛义诊

  编者按:徐振东,1997年考入我校经济管理系(现经济与法律学院)外贸专业,1998年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1999年任经管系学生会主席。曾获“辽宁省优秀学生干部”“辽宁省优秀毕业生”称号,后经省委组织部选调,成为省委组织部第十六期青年后备干部。2001年在辽阳市辽阳县首山镇政府工作,2002年到辽阳市委宣传部工作,2003年至2015年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2015年在省卫生计生委(省卫生厅和省计划生育委员会合并而成)工作。2016年7月至今,作为一名援藏干部,在西藏那曲地区卫生局工作。本文是徐振东撰写的关于自己援藏经历和体会的文章,让我们随着他的记述,走进西藏,感受他的酸甜苦辣,感悟人生的真谛。

  2016年6月,在得知单位组织推荐援藏干部消息后,我第一时间主动报了名,经省卫生计生委党组和省委组织部审核批准,我光荣地成为省第八批援藏干部队伍中的一员,到西藏那曲地区开展为期三年的对口支援工作。然而亲朋好友得知消息后,大部分都诧异于我的选择,不理解我为什么放着沈阳舒适的生活环境不享受,合适的工作不做,却要冒着生命健康危险到偏远苦寒之地受罪。说实话,我不是圣人,也不是伟人,作为一个70后,我也热爱生活,珍惜生命,害怕人力不可控的高原反应;我也怕被晒红晒黑、变老变丑;作为一个父亲,我也舍不得孩子;作为一个丈夫,我也想照顾家庭……但我知道,对口支援西藏,是党中央、国务院做出的战略部署和重大决策,其意义极其重大,既然组织上信任我,我就一定要舍小家顾大家。话说回来,如果今天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依然会义无反顾到那曲去!

  恋恋不舍,告别家人

  2016年7月临行前,我去看望年迈的父母。父亲患脑血栓半身不遂已3年多,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母亲是个农村老太太,他们根本不知道援藏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高原反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怕他们担心,又怕他们遇事没有主心骨儿,我就和他们说工作关系要出一趟远门,需要3个多月的时间(至今我也没敢和他们说要远行3年)。常言道:父母在,不远游。而我,这一“游”竟去他们万里之遥,这3年将不能经常陪伴和照料他们。我心中充满了愧疚与心痛,我不敢与他们对视,只能在内心里默默地对他们说:“父母大人,此次儿子入藏,必将呵护自身,谨言慎行,尽心工作。请二老多多保重,待我凯旋,再共享天伦!”

  告别在即,我对已经小学一年级的女儿说,爸爸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来,一定要听妈妈的话。她默默地拉着我的手,说让我早些回来。我深深地知道,这次援藏,妻子会付出得更多,家里老小全靠她一个人。可面对她,一肚子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倒是妻子说了一句令我今生难忘的话:“放心吧,家里有我呢。”

  就在这种不舍与心痛中,我告别了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告别了亲朋好友,于2016年7月20日踏上了前往西藏的征程。

  初识那曲,超乎想象

  那曲是西藏的一个地区。西藏由7个地市组成,全国的17个省市对口支援这7个地市,那曲地区由我们辽宁省和浙江省共同支援。那曲位于西藏自治区北部,是藏北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信息及通讯中心。陆地总面积43万平方公里,占到全国总面积二十四分之一,是我们3个辽宁省(15万平方公里)那么大;这里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是西藏海拔最高的地区,高寒缺氧、气候干旱,所以不但地广人稀(全地区50万人口,近每平方公里1个人),而且在户外种树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整个地区更是连一棵树都没有,是名副其实的“生命禁区”。藏区流传已久的谚语“那曲高,阿里远,昌都险”就是明证。这里属亚寒带高原气候,年平均气温在零下0.9至零下3.3摄氏度,即便是在地区的黄金季节七八月份,含氧量也仅为海平面的一半,到了冬季氧气就更为稀薄。所以当地人戏称“这里只有两个季节,除了冬季,就是‘大约在冬季’”。可想而知,人在这样的环境工作生活会是怎样一种状态。

  高反严重,意志考验

  2016年7月22日,我们到达海拔3600米的拉萨,初次尝到了高原反应的滋味:头晕心慌、乏力喘息,后来就是口唇、甲床发绀,白天必须靠服用药物缓解头痛和心前区不适,晚上靠助眠药物入睡。仅仅几天的高原生活我们就总结了很多经验:不能吃饱,多吃一点点就会加重胃肠道负担;睡觉时要把枕头垫高,因为气压低,天一黑就会感觉憋闷。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我一直强忍着,靠毅力尽量减少吸氧量,以便让身体更快适应这个缺氧的环境。

  经过在拉萨的简单休整,7月24日,我们踏上了奔赴那曲的路。到达那曲后,我的身体发出了极度乏氧信号:头痛欲裂,血压升高,血氧经常不达标,心率大多数都在110次/分以上,走路时双腿就像踩了棉花,头重脚轻。因为干燥,早上洗脸时鼻涕里肯定有血块,嘴唇干得裂口子;因为缺氧低压,经常失眠,一般下半夜2点左右才能入睡。身体难受时,必须靠服用助眠药才能入睡。

  由于长期受低压缺氧的影响,在这里人会处于一种麻木的状态,我们大家总结了3个不知道:吃没吃饱不知道,睡没睡着不知道,感没感冒不知道。我曾经患了感冒,带病坚持工作,每天只能大把大把吃药,竟然足足1个月才彻底康复。在身体极度难受的时候,夜晚躺在床上,有时真地会怀疑不知会不会看到明天的太阳。

  条件艰苦,生活艰辛

  在那曲工作,绝对是减肥的好机会。尽管我们有自己的小食堂,组织上也尽量提高补助标准,但在这种高海拔地区雇厨师,只能找到四川的了。他只会做四川菜,以辣食为主,可我只要吃辣的就拉肚子。尤其是这里无论到什么地方,几乎都会闻到特有的羊油味,以至后来一闻到就想吐,一到吃饭时间就犯愁。有时干脆大葱蘸大酱下饭,或者煮袋方便面“改善”一下,即使水达不到沸点,那也是不同的味道啊。由于晚餐不应时,夜又很长,常常没睡着就又开始饿了,冲碗奶粉,泡上几块饼干,权当夜宵。

  那时每天最怕翻看朋友圈,看到朋友们晒的各种美食,就会馋得直咽口水。在最艰难的三四月份,我体重掉了9斤,本来基数就小,这下就更苗条了。大连一位医生,在那工作生活两个月掉了20斤!在这儿每做一件事情,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洗几件衣服,都会感到力不从心、天旋地转。单位没有上下水,用的是旱厕,而且来回要一上楼一下楼,累得气喘吁吁的,所以去一次厕所也得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七八月份故乡是30几度的高温,而在那曲必须穿羽绒服。

  我们还需要忍受漫漫长夜带来的孤独和寂寥。初到这里时,你会感到一切都很新鲜,蓝天、白云、雪山、草原、黑牦牛、白羊群……只恨自己眼睛长少了。当这一切逐渐熟悉后,一股莫名的失落和感伤会爬上心头,因为毕竟是远离家乡和亲人,语言不通,还有高原反应时时困扰着你。尤其是万籁俱静的夜晚,一个人蜷缩在冰冷的房间里,远离熟悉的故乡,远离熙熙攘攘的人群,会情不自禁地想念父母家人。有一次晚上梦到自己与母亲大吵了一架。人都说梦境是相反的,那么,是我在异乡思念她了,还是她在遥远的地方念叨我呢?有时跟妻子通电话,她也会发些牢骚,说事情太多有些累。尤其女儿相比其他孩子胆子要小,肯定是爸爸陪得少的缘故。听到这些,我心里充满愧疚。

  忘我工作,砥砺前行

  长期以来,那曲地区医技人员严重短缺,医疗资源相对匮乏,医疗卫生发展相对滞后,加上农牧民宗教信仰问题,长期存在着“小病看不了、大病看不好”的现象,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普遍存在。了解到这些情况后,我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在那曲卫生局,我主要负责沟通协调辽宁的组团式医疗人才援藏工作,承担着为全地区各族群众身心健康保驾护航的重要使命。

  这一年半来,我们的援藏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帮助完善了那曲地区人民医院“十三五”规划和创“三甲”工作规划,增强医院自我发展能力;协调确定大连医科大学为援助牵头单位,双方全面开展合作;协调落实我省中国医科大学附属一院等6家医院的“以院包科”工作,解决那曲地区人民医院重点科室建设滞后、设备不足、管理不规范等问题;通过学科建设和新技术应用,切实提高了当地的诊疗能力和医院的影响力;开展义诊和下乡活动,受到当地老百姓的热烈欢迎和高度认可。

  由于我们的援助,那曲地区人民医院门诊量同比增长20.36%,住院量同比增长21.14%,手术量同比增长36.91%。以前不能诊治的疾病现在可以诊治了,许多群众慕名而来,专门找援藏专家看病。鉴于辽宁省第二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表现突出,2016年11月,荣获国家卫计委颁发的“健康卫士”称号;2017年3月,荣获国家卫计委和中央电视台共同颁发的2016年度“最美医生团队”光荣称号; 2017年8月,荣获国家卫计委颁发的“全国卫生系统先进集体”光荣称号;2017年9月,荣获西藏自治区“民族团结先进集体”光荣称号。

  忠诚履职无私奉献,全力援助那曲地区开展包虫病筛查工作。2017年4月份,那曲行署向辽宁省发函,恳请辽宁省选派医疗专家援助那曲开展包虫病筛查工作。在辽宁省援藏总领队的带领下,我积极与省卫计委、省发改委等部门和沈阳市、大连市、鞍山市相关部门及领导进行沟通协调,落实相关事宜。协调落实了辽宁省两批60名援助医疗专家和20台便携式B超。6月16日,第一批30名专家正式抵达那曲地区,开展包虫病筛查工作。第二批专家于8月19日抵达那曲地区开展工作。截至9月26日,两批专家共完成了近15万人的包虫病初筛任务,得到了那曲地委、行署的高度评价与肯定。那曲地委书记松吉扎西同志两次作出批示,对辽宁医疗专家的工作提出表扬。同时以地委、行署名义向辽宁省委、省政府发函表示感谢。

  我每天保持乐观的态度,笑对每一位那曲的干部群众,为医疗专家服务。一名沈阳的医疗队员高原反应特别严重,连夜从县里送到那曲地区人民医院,我来回沟通衔接急诊、干部病房等事宜,几乎在医院呆了一宿,等回到自己的公寓,一头栽在床上,几乎一动不能动了。过度的劳累加上精神紧张,使我连续几天都处于严重高反的折磨之中。但通过努力,我们这名队员得到了有效的治疗,恢复得也很快,不久就又重新返回工作岗位。看到这一切,我觉得再苦再累也值了。

  收获颇丰,无怨无悔

  工作中,我深深地体会到,当地的医疗卫生事业亟待发展,当地农牧民群众对医生是何等的尊重与爱戴,他们称呼医生为“活佛的活佛”。我也深深感到,我们辽宁白衣战士无私奉献,是真正的“战狼”,党中央对口支援西藏决策的英明和汉藏兄弟民族之间的深厚友谊。一个藏族小伙子走了很远的路来做检查,厚厚的藏袍湿透了,检查完毕,他从怀里小心翼翼掏出精心保护的哈达,献给我们的医生。

  近一年半的援藏工作,虽然我变黑了变瘦了,经历了人生的许多第一次,却也收获了生活的馈赠,那就是成长,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我收获了“真”与“珍”。第一是要珍爱生命,人的生命来之不易,一定要格外珍爱它;第二是要珍惜生活,在那曲连喘气都费劲,吃上一顿德克士就算是大餐,吃顿酸菜馅饺子感动得泪光闪闪……第三是要真诚做人,藏族同胞对信仰的那种虔诚,人性深处的那种善良淳朴深深影响了我,我会不断完善自我、提高自我;第四是要真心做事,踏踏实实做好每一项工作,做好每一件事情。

  不是什么花都能在酷寒雪山上开放,雪莲花做到了;不是什么人都能摈弃一切、积极主动去援藏,但我做到了。“援藏一次,藏缘一世”,今生我与那曲结缘,就注定我要为那里全力奉献,砥砺前行。(经法学院2001届毕业生 徐振东)

 

(编辑  邢秋艳)

版权所有 辽宁科技大学宣传统战部
电话:0412-5928075 电子邮箱:kdshurenwang@126.com
Copyright 2017-2018 www1.ustl.edu.cn/srw.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大学生在线 | 辽宁大学生在线联盟 | 辽宁科技大学-科技之光 | 辽宁科技大学新闻网 | 中国心理咨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