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走四方 谈食事 ——读(四方食事)所感

发布时间:2019-09-25    浏览次数:次    来源:本站原创   

    汪老说;“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南甜北咸东辣西酸”,都去尝尝。对食物如此,对文化也应该这样。”

    小学时语文课本里读到过汪老的一篇文章{高邮的鸭蛋},出处就是这本四方食事

    汪老的作品中很多都以家乡为背景。人的味蕾在童年时期都奠定了一生的情感基调,很难改变,就像是外人理解不了山东人对于煎饼大葱、北京人对于酸豆汁、长沙人对于臭豆腐、四川人对于麻辣的热情。家乡的食物总是好的、美的,在汪老的文字中我们得以了解很多水乡高邮的食物,并且借由汪曾祺的文章回到了他小时候的故乡。以水乡高邮为背景的作品带着一点水气,湿润清新。汪老十九岁之前就是在这儿度过的。在《高邮的鸭蛋》中,我们了解了高邮的特产——鸭蛋。我从小对咸鸭蛋不太敏感,但是读了这篇文章中的一个片段后生生馋出了口水:“平常食用,一般都是敲破‘空头’用筷子挖着吃。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高邮咸蛋的黄是通红的。苏北有道名菜,叫做‘朱砂豆腐’,就是用高邮鸭蛋黄炒的豆腐。我在北京吃的咸鸭蛋,蛋黄是浅黄色的,这叫什么咸鸭蛋呢!”隔着纸页,我们都能感受到香得流油的高邮红鸭蛋。小时候好奇高邮的蛋黄究竟有多红,好奇孩子们装到蛋壳里的萤火虫光有多亮,好奇他们的童年到底是怎样的多姿多彩。

    食物的背后是遥远的记忆,记忆的背后是温情的故乡,故乡的身后却是漫漫的乡愁。就像长大后我们经常谈起的,贪恋的其实并不是那个食物,是伴随食物的那个感觉。但故乡早已远去,故人也早已仙逝,唯食物恒久流传,熨烫着游子的胃,告慰深深的思乡之情,承载这份沉甸甸的记忆。

    我喜欢汪老的文字,疏朗清淡,朴素灵动。汪老的散文大都写生活趣事。所以说汪老的散文既有人间的气息,又脱离了生活的俗气,实属妙哉。

    我喜欢汪老是因为我觉着这个老头很有趣,洒脱,随性,却又贪恋于世间万物。狡黠,快意,也更通透。

    这个可爱的老头贪吃,贪喝,贪看,贪玩儿,贪恋人世间的酸甜苦咸。但他绝无架子,也不摆派头。偶尔现出的小傲娇、小嘚瑟, 带着点“我有你没有”的孩子气。关于这个可爱的老头还有另一个称呼‘老饕’。

    贾平凹说他:汪是一文狐,修炼成老精。梁文道说他:就像一碗白粥,熬的刚好。

         1997516日,汪老离世。

    作别前,他想喝口茶水,便和医生“撒娇”:皇恩浩荡,赏我一口喝吧。

    医生点头应允,他便唤来小女儿,“给我来一杯,碧绿!透亮!的龙井!” 只可惜,龙井尚未端来,斯人已逝。

    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走了。(大通社记者   郑凯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