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月光

发布时间:2019-06-12    浏览次数:次    来源:本站原创   

   夜静蝉鸣深,唐糖悄悄从土炕上爬起,蹑手蹑脚穿好衣服,生怕惊醒一旁的父亲。距离新学期开学还剩不到一月,唐糖的学费至今“下落不明”。一家四口,爷爷患病在床,奶奶年迈体弱,父亲在外打零工挣的钱仅能维持生计。一到冬天,父亲的手就会生冻疮,干活十分费力,通红僵硬的手常常让唐糖无比心疼。唐糖有一个秘密,一个谁也不能说的秘密。她悄悄为父亲掖好被角,将父亲的拖鞋摆好,背上一个小布袋借着月光溜出家门。

  村支书承包了一片果园,每到夏季果子成熟都需要不少临时工。可唐糖实在是太小了,她够不到树,也摘不到果子。趁着月色正好,四下又无人。唐糖来到果园摘草莓,拔杂草。

  夜越来越深,唐糖将摘好的草莓放到村支书的窗户边,将窗台上另外一盆品相不好的水果倒进自己的小布袋里,又在门缝里取走了一小沓钱,悄悄地溜回家里。蹑手蹑脚地进门,发现父亲的拖鞋又乱了。可能是起夜吧,唐糖想。帮父亲把拖鞋摆好,她钻进被窝,闭上眼睛。月光照在她红扑扑的脸上,唐糖做了一个美梦。她梦见好久不见的母亲回来了,父亲的手上也没有冻疮了,家里有钱供她上学了。日子可真好呀迷迷糊糊的唐糖想。

  次日是大集。一早,唐糖醒来时父亲早已出门干活。她麻溜起床,迅速收拾好自己,和奶奶说自己要上山挖野菜,便背着小背篓出了家门。她来到集市,把背篓上盖着的布铺到地上,从里面拿出这几天攒的水果,开始叫卖。许是今天运气好,一个妇女把水果一次性都买完了,唐糖高兴地一蹦三尺高。她把水果用布袋装好,对着妇女鞠躬致谢,趁着没散集狂奔到卖衣帽的小摊,拽出自己的小布袋,一点一点从里面向外掏钱。“老板,要一副棉手套!一个帽子!”人逢喜事精神爽,唐糖中气十足。

  将帽子和手套装进背篓,唐糖蹦蹦跳跳的回到家。刚进家门,便看见父亲坐在门槛上,吸着旱烟,看着门外,看到她回来,父亲拎着手里的布袋站起来。唐糖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今早自己装水果的袋子吗?“你进来。”父亲声音低沉,转身大踏步进了屋子,唐糖不知所措,小心翼翼地跟父亲进了屋子。“跪下!”父亲猛然喝道。唐糖吓的一激灵,“噗通”一下跪下去。“娃子,爹是怎么教你的?咱们穷,但偷鸡摸狗的事情咱们不能做!”唐糖委屈又迷茫地说“我没有。”“没有?那这果子怎么来的?我都看见你从村支书门缝里拿钱了!还拿了人家水果!”唐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没偷!我自己挣得!”“还狡辩!”父亲怒目圆瞪,高高地举起了手。唐糖吓得赶紧把自己缩起来,却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只听见老远一声“老唐,别打孩子!”唐糖睁开泪眼,模糊地看见村支书胖胖的身躯。“我…我说你怎么突然请我来!原来…原来是误会了!”许是跑过来的,村支书说话上气不接下气,:“这…这孩子在我那打工,果子都是我给她的!”“这是怎么回事?”父亲充满疑惑。“这孩子太小了,本来我是不用她的,但她心疼你,想给你买个手套,又不想让你知道,我就让她晚上来摘草莓,拔拔杂草,有品相不好的果子我也留给她了,我把钱放到门缝里,她干完活就能拿走了不是。谁寻思你误会了,这闺女多好,可不能打啊。”村支书笑眯眯地看着父亲,父亲低下头,看着从背篓里拿手套的唐糖,一把将她抱起来,高大的汉子声音里都带了哽咽:“是爹没用。”唐糖拍拍父亲的背,把手套递给父亲,抹去父亲眼角的晶莹:“爹最棒了!”

  村支书在一旁笑了:“这就对了嘛,你这次不找我。我也是要找你的!镇里小学审批下来几个免费上学的名额,我寻思孩子也大了,是时候上学了!”​唐糖猛的回头,眼里迸发出明亮的光,“大大,你是说……我可以上学了?”“对!咱们唐糖啊,可以上学啦!”

  晚上,父亲非要留下村支书一起喝酒,说要感谢他的照顾。唐糖帮奶奶炒完菜,又在院子中间的藤蔓下摆好椅子,供父亲和村支书在院里喝酒。月光从藤蔓的缝里蜿蜒照下,照进唐糖的大眼睛里,也照进这一家的心里。(大通社记者 王美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