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每个作家都有自己心灵港湾
发布时间:2019-05-06    点击数:    来源:本站原创

     马尔克斯的马孔多,马克·吐温的密西西比,海明威的哈瓦那,狄更斯的伦敦,巴尔扎克的巴黎……每一个作家笔下,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地方,西方作家如此,怀有浓重乡土情结的中国作家更是如此。这些文学空间或许与现实空间相去甚远,但却能无限趋近心灵的真实。

  如果给中国文学作一幅群像,连起来,大概能得到一份地图。沈从文画了湘西,冯骥才画了天津,孙犁画了白洋淀,陈忠实画了关中,汪曾祺画了高邮,曹乃谦画了温家窑,叶兆言画了南京……沿着他们书写的脉络,我们可以看见一片土地的千百种样子。反过来,嗅着乡土的腥气,我们也可以看见一个作家如何破土而出。也许是出生的地方,也许是路过的或长住的地方,作家们总是会选择一处作为故乡。有了这片故土,他们笔下的房屋才会有地基,人物才会有血液。每个作家与他的乡土,都在彼此滋润,彼此成就。

  记忆最深处,就是汪曾祺先生的高邮。一个南方的小镇,硬邦邦的笔杆子都会因此而变得水灵灵的,带着湖畔的烟火气。油汪汪的咸鸭蛋,满肚子菱角鲜藕的大湖,薄薄的舟子和垂柳……对于高邮的印象,都从汪曾祺那里来。有人称他的作品是“诗化小说”,淡化冲突起伏,能看见缓缓而动的情感。如果用画来作比,那大概是白描,简洁至极,精确至极。他写色彩,写形状,写对话和动作,就是不评价。看的人怎么想?留白给你,随你去想。

  如果说对于长安城,你只认为是十三朝古都,那便错了。贾平凹先生笔下的长安城既神秘,又暗含故事结局。这一特点的形成,与贾平凹自身的生长环境和生活经历有关,阅读贾平凹的散文,人们都能感受到文中浓浓的诗情画意。唤人向往的明净幽远的意境,通达心底的深邃哲理,得到心灵净化般的美感。这就是贾平凹笔下的艺术境界。

  乡土永远影响文学。但不可避免地,我们的乡土越来越模糊。稻田远去,高楼渐起,一样的市中心、一样的美食城,世界在手机屏幕中越缩越小,乡土的气息就越来越难找。到80后这一代作家,曾经广袤无限的乡土已经开始坍塌,旷野、山林都不见了,只剩下几座在城市化边缘挣扎的小镇。再往后看,孩子们都将在楼里长大,游乐场取代打谷场,车道碾平了乡间的小路。他们笔下的乡土,又将是何种模样?(大通社记者 孟垂欣

                                              

 

(编辑  蒋天熠)

版权所有 辽宁科技大学宣传统战部
电话:0412-5928075 电子邮箱:kdshurenwang@126.com
Copyright 2017-2018 www.ustl.edu.cn/srw.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大学生在线 | 辽宁大学生在线联盟 | 辽宁科技大学-科技之光 | 辽宁科技大学新闻网 | 中国心理咨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