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殷红芳华
发布时间:2018-01-04    点击数:    来源:本站原创

  在毛泽东诞辰124周年的这一天,我怀着对于红色的那一抹敬畏走进了影院,观看了冯导的新作《芳华》。出于种种原因,这部描述文革与越战时期文工团故事的影片进行了删减,导致本来时间跨度很大的故事略微有些过度生硬,不过因为看过原著,我观影顺畅很多。电影诠释了一个被时代碾碎零落成泥的青春故事,在参差不齐的圈钱青春片泛滥的当下,这部标准的冯氏电影如其名一般雅致而惊艳,包含了莺歌燕舞白衫年岁的悸动,包含了感伤青春物是人非的苦涩,也包含了理想主义破碎之后的唏嘘,还有战争岁月生死与共的情怀……当然,更多的刻画落在了青春散场硝烟褪去之后的人上,这是一场悲情者的大赏。

  冯小刚评价道:《芳华》是“美好”。但其实我们在影片中看到的更多是“美好”陨落的过程,正如一出悲剧中英雄逝去的段落才是它的华彩,在回看这不同时代的变迁时,曾经“美好”但已然飘散不复存在的理想主义也许才是最动人的。我赞叹冯小刚的勇敢,敢于用这样一个背景写人,敢于诉说精神分裂的时代人性在寥寥几年间的戏剧性变革,敢于把玩观众的对于过往的缅怀之心,某种意义上说,这部电影也是部队出身的冯小刚的自述,他把那股子军旅情,把自己的青春,剪成了一帧帧画面。

  《芳华》以萧穗子的视角展开(穗子的原型即原著作者严歌苓),在她的视角中,观影者走进了那个沧桑巨变的七八十年代,走进了主人公刘峰和何小萍最美的年纪。一个个鲜妍的形象在一场具有时代标志性的舞蹈排练中悉数到齐,文工团的故事从小萍到来的这一天拉开帷幕。电影用场景道具和音乐舞美为人们还原了文革末期的时代特征,用两个值得悲哀的人叙说内核。但是故事所有参与者本身都似乎身处在文工团这一世外桃源里,他们没有沾染多少当时的戾气,这些年少单纯的孩子梦想于火热的生活中绽放自己青春的热情和理想,同时,看似团结和睦的集体中充斥着矛盾与精神暴力,出身不同所造成的差异在看似整齐划一的生活里形成了永远无法逾越的壁垒。在那个尚且简单的精神世界,所有人的善恶都是如此“干净”且分明,以至于注定要有人被抛弃,有人被捧起然后高高摔下。

  何小萍注定是一个被抛弃者,她父亲劳改母亲改嫁,小时寄人篱下的她只能用生病换取母亲一点点的温情,后来她凭出色的功底进入文工团,初次与大家见面就因为汗味和摔跤成为大家的笑柄,之后更是因为借军装和塞海绵事件受到众人的欺负和排挤,无论她如何努力始终得不到理解,这个夜深时还在跳跃旋转的孩子在文工团的多数人眼中如同过街老鼠,排挤孤立她也成为文工团集体的默契。面对纯洁的恶意,刘峰选择了保护她,在小萍得知亲生父亲去世时也只有刘峰给了她一个肩膀分担苦涩。

  刘峰是一个宁可自己吃破饺子而把好饺子留给别人的人,他可以包揽团里各种脏活累活,可以为了炊事班长的结婚聘礼深夜挤时间动手做沙发,甚至可以在充斥流弹地雷的战场上为了战友冒死取药……正因为如此,他的所有善意被视作理所应当得,“活雷锋”就应该就活该为大家服务。但刘峰是人不是神,他也有七情六欲,为了心上人林丁丁甚至可以放弃进入军政学习进修的机会,可当他告白的时候,被人撞见了相拥的场景,一下子激怒了众人——这位“雷锋”违背了男女授受不亲的信条,更是做了“神”不应该做的事——就连丁丁也践踏了他以维护自己的名声,他被打入万劫不复之地时,几乎没人念起他曾经为别人所无私奉献的一切。刘峰背着“猥亵犯”的骂名离开文工团被下放到伐木连,对生活的绝望让他不再畏惧死亡,他渴望一场轰轰烈烈的牺牲,把自己最浓墨重彩地写进每一个对他不公的人心中,作为英雄让丁丁为他歌唱。刘峰离开文工团的早晨也只有小萍一人相送,没有被善待的人,最容易识别善良。

  电影并没有把重心放在战争上,而是把战争作为雕刻人物的刻刀,如果说电影的前半段是文艺青年的情爱生活与小萍刘峰不服恶劣人性的抗争的话,后半段战争则如同一剂猛药,刺痛了所有观影者的心,它讲述了一个接受的故事,一个接受岁月老去芳华作尘的故事。小萍在刘峰走后厌恶文工团的一切,甚至伪装高烧逃避,但在政委的安排下她还是被强行替补上台,然后在唯一一次成为主角完美谢幕后被踢出文工团,来到了越战战场成为一名军医。在听到这个调令时她抿嘴笑了,因为她知道,自己也许可以再次见到在战场上的刘峰。战争没有圆她的梦,反而让她见识了人间炼狱,她没有被一具具破败血腥的躯体与高压的作业击倒,却在被标榜为英雄时疯了。一个人的精神,长年冰冷刺骨无爱,已经习惯,突然一下成英雄,变楷模,世人称赞,反而崩了。战争结束后的再重逢,刘峰背对何小萍把眼泪流出来,用仅存的左手擦干眼泪,再转过脸来握着她的手,对着已经忘了他的小萍喃喃自语,就是全片最打动我的情节片段。

  《芳华》对于情节的铺陈略显单薄,在136分钟的影片中故事的衔接略微生硬,但是影片以堪称豪华的视听盛宴刷出强大的感染力,将观影者的心牢牢拴住。在文工团解散前的最后一场演出中,罹患精神疾病的小萍看着台上陌生的熟悉的脸,伸出手微微摆动,肌肉记忆让她开始想起从前的日子。她悄然离开观众席,踏着最熟悉的舞步一步一节地来到了室外黑暗空阔的草地上,台上的灯开始一点点照在了小萍旋转的腰身上,柔似飞鸿踏雪,刚如铁马长戈,在翩翩起舞中,她眼里的光慢慢回来了。这个部分给了我非常直观的震撼,影片运用灯光与分镜对于美的刻画从头到脚一节不落,足以补足细节上的小小瑕疵。《芳华》可以用美让你买账,无论你年纪几何,它都能用高超的呈现手法将你带入那个时代环境中,用所雕刻的人物勾起你心中强烈的怜惜与共鸣。一个看客评价这是一部具有情感考古意义的影片,我十分赞同,观影时深情款款垂泪泣涕的可不只是那个时期的过来人,它将那个时代的风貌和身在其中历尽沧桑的人物心理生动还原,让后辈们得以在完整的情境中理解和感受特定时代的个体遭遇。

  影片中大量的对比加深了反差感和理想主义幻灭的悲情,人的信仰熬不过柴米油盐的发酵,所有人都欣然接受了年岁的流去,彼时年少满腔豪情的鲜衣怒马与天各一方再聚首时的荒诞境况相衬,每一个人心灵与身体都不再是那个舞台上招惹阳光的少年。电影改编了原著,为片中每一个配角的结局弥补上了几分温情,但是又用刘峰的落魄来为这场青春悲剧点题:曾经的战斗英雄残疾军人刘峰为了生计四处奔走饱受欺凌。影片的最后一个镜头,人过中年的刘峰和小萍在即将再次告别的车站倚靠在一起,寒暄着嬉笑着,可怎么着的,十几年就过去了,那些溜过去的悲喜苦痛和身为军人的感觉早就忘了。故事的结局,他们没有结婚,没有孩子,却把彼此当做了唯一的亲人,互相舔舐曾经的疮疤。

  云无期遇,人无常青,当殷红芳华终逝,我们能够做的也许只有悼念。(蔡韬为)

  

  

  

  

  

  

(编辑  邢秋艳)

版权所有 辽宁科技大学宣传统战部
电话:0412-5928075 电子邮箱:kdshurenwang@126.com
Copyright 2017-2018 www1.ustl.edu.cn/srw.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大学生在线 | 辽宁大学生在线联盟 | 辽宁科技大学-科技之光 | 辽宁科技大学新闻网 | 中国心理咨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