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平凡的父亲
发布时间:2017-12-25    点击数:    来源:本站来源

  和我熟识的朋友都知道,我常常谈起我母亲的趣闻故事,或感动,或风趣,但很少提及我父亲,也有朋友问过我,我也仔细思考过,可终是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印象里父亲真的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社会小人物了,成长中,我不知多少次羡慕过别人的爸爸,举手投足都能看到他们的温柔和儒雅,给他们的子女增色不少。而我呢,父亲如今已年逾半百,工作上还是一副高不成低不就的样子,只惹得母亲与其生气争吵。

  空是一身“抱负”,可仔细看看,这些年他都做过什么呢,父亲在粮库做过锅炉工,在小镇的市场上扫过卫生,在农村修路班里打杂,在饲料厂当工人,也在路口举着牌子找过零活儿,如今在老家的工厂做门卫……

  因为文化水平低,父亲并未做过什么体面的工作。他常常一副不得志的样子,几杯暖酒下肚便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上通天文,下晓地理”,夸夸其谈,唾沫横飞。

  “话多无重点,吹牛爱抬杠”是父亲最大的缺点了。听爷爷说,因为他嘴碎爱叨叨,当年还让小流氓痛揍过一顿,在医院住了好长时间,那会儿我也不过一两岁,实在是不记得了,但是依照父亲的性格,我似乎能够脑补出当时的画面。

  小时候,和父亲到市场买菜,他专捡便宜的蔫菜来买,嘴里还碎碎念地说,都是同样的菜,人们总觉得一块钱一斤的就要比八毛一斤的好,哼,我才不会上那样的当呢。他也常常会因为几毛钱的零头与小贩纠缠不休,那会儿我还崇拜父亲好聪明,立志以后也要像他一样,精打细算过日子。

  不知道是从什么起,我开始不喜欢父亲了,是因为他口不择言,说话不过脑子,时常被别人戏弄吗?我也不知道。

  十五岁那年我考上了县城的高中,之后便很少回家了,也很少会见到父亲醉酒后手舞足蹈、高谈阔论的场景了……

  这些年,父亲未曾带给我丰富的物质生活和荣耀的背景,我想我性格中的自卑感便是来源于“不堪”的父亲吧。

  毕业后,我找了份离家很远的工作,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家的思念却与日俱增,很多时候会被眼前生活的场景所带入,想起从前的事情。

  之于父亲,我会想起,小学那会儿,妹妹和父母住在村子上,我和爷爷奶奶住在镇子上,每到周五父亲都会骑着那辆二八自行车到镇上来接我。阴雨天,父亲就让我低着头藏在他的雨披下,我搂着他的腰,只能看到车轮的转动,和一路上水坑映出的郁郁葱葱的树影儿……

  会想起,父亲因为喝多了酒,摔了一跤,打碎的酒杯划破了他的嘴角,冬日初晴的午后,阳光照在雪地上格外的刺眼,却没有丝毫的暖意,父亲一个人醉酒骑行在镜面儿般的雪地上,嘴角殷红的鲜血浸湿了衣领,到了镇上的诊所,因为家境拮据,也因为父亲节俭的性格,他省下了十块钱的麻醉钱,忍着痛接受着大夫的缝合,现在仔细看,父亲嘴角上仍留有小串儿的伤疤。

  原来他比我想象的坚强许多……

  去年的国庆节,母亲和妹妹去沈阳诊病,我回家恰好在沈阳转车,我们在医院会合,之后坐晚上的火车回家,到镇上的车站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之前特意嘱咐父亲,不用来接我们,我们打车回去就好了,可是刚出站台,我就看见父亲拿着几件厚衣裳在车站广场站着,边上是两辆捆在一起的自行车。我心里盘算着,肯定是为了省打车钱,费如此周章在这儿等着。虽是这样想,但我心里还是有点心疼父亲,十月份东北的夜里确实冷,不知他等了多久。

  这时,母亲的一句话像是点醒了我,“他怎么能睡着呢,快一年不见了,肯定是想他儿子了呗,活该半夜来这站着。”一时间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也不敢看父亲的眼睛,一直以来,我都认为父亲是个情感简单又粗心的人。

  我忽然想起,初中那会儿,素来节俭的父亲买了一小包儿瓜子,坐在门前小板凳上给幼年的妹妹剥瓜子吃,即便是多年后,我仍记得黄昏阳光撒在这对父女脸上时他们的神情……

  而今,身在异乡,有时也会心血来潮地拨通父亲的电话,表达爱意,当我酝酿着情绪,紧张得不知道如何开口时,他总会说:“咋地了?有啥事?找你妈吗?没啥事我挂了,电话费挺贵的。”

  我仿佛看到了多年前寒冷的夜里,他在粮库锅炉房值班烧锅炉的景象,看见扫大街时,和捡破烂的老头争夺一个矿泉水瓶时的样子,也听到他在饲料厂粉尘油污弥漫的厂房里的咳嗽声,每次分别他送我离开时的目光在脑海中不断闪现。

  父亲实在是太平凡了,从不曾像我臆想中父亲应有的本事通透,然而,也正是父亲春雨般润物无声的爱滋养我成长,原来,爱是不分贫富贵贱的。 (张宇 我校电信学院自动化专业2013届毕业生,现在宁夏青铜峡铝厂工作

(编辑  许雅茹)

版权所有 辽宁科技大学宣传统战部
电话:0412-5928075 电子邮箱:kdshurenwang@126.com
Copyright 2017-2018 www1.ustl.edu.cn/srw.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大学生在线 | 辽宁大学生在线联盟 | 辽宁科技大学-科技之光 | 辽宁科技大学新闻网 | 中国心理咨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