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抹不掉的,想念
发布时间:2017-12-25    点击数:    来源:本站原创

  午后的人们,总是懒散的,我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去想,就这样,暖暖的,只有阳光与我为伴,仿佛感受到了时光的柔软,朦胧间,一阵敲门声把我惊醒。

  我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小绵羊,有事吗?”

  “你那么胖还睡啊?走,和我出去逛逛,顺便到邮局给家里邮些东西。”

  “小绵羊”本名李毕勇,住在我隔壁,闲暇时经常在一起,由于他天生有点羊毛卷,不知不觉竟传出了“小绵羊”这个绰号,倒也不失可爱。

    平日里,很少打听他家里的情况,他也很少提及,只是知道,他是湖北人,我是东北人,坐火车回家,路程相当。

   “你往家里寄的什么啊?”

   “没什么,就是宁夏的一些特产,枸杞和一些干果。”

    到了邮局,邮递员告诉他,他的包裹刚好超过邮政小包的重量范围,改平邮实在是不划算,建议他稍稍的拿出来一些东西就行了,无奈,他只好划开严严实实的两层包装,里面有两袋腰果和一些散称的枸杞,除此之外,令我大跌眼镜的是居然有两条盒装的内裤和两双看着就很高档的袜子,我不解地笑着,他也只是看了我一眼,不回答。

  从邮局出来,我们沿着马路,向山顶公园走去,深秋微冷,街上的人很少,甚至能听见秋风擦身时发出的声响。沉静了好一会儿,他说,“我从刚刚发的工资里拿出了300元藏在了内裤的包装盒里,钱不多,算作是我的一点儿心意吧。”

  我越发的不理解了,“那你可以把钱打到你父母的账户啊。”

   “他们哪有账户啊,再说了,我们家是湖北的农村,其他快递到不了的,最近的邮局离我家也有几十里的路程呢,在兰州读书的四年里,年关将至的时候,一个人经历了火车,大巴,出租,小客,公交,有时候还有摩托车,才能到家。有一次,我准备给家里人一个惊喜,没告诉他们我提前回去,到了镇上,天快黑了,没人来接我,也没有车,我走了两个多小时夜路才到家,途中还经过了一片坟地,吓坏我了……”

  他的话,虽不煽情,但是我已经能想象得到他每次回家的情景,天色渐暗,灯火恍惚,远近的村落影影绰绰,母亲必定是坐在厨房里,一边望着门外一边等着水开下饺子,父亲会站在门口,一边看着手机一边盯着路的尽头,眼里尽是期盼。这时,我似乎已经明白,包裹里的高档内裤袜子和零食,可能,那是他父母舍不得买的东西,或是想买也要走上几十里路才能买到的东西吧。

   这件事,过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我还是会在不经意间想起,总觉得,这个故事与我的生活存在着交集。离家半年,也会时常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坚持,每天与一群志趣相投的同事嘻嘻哈哈,很少提起家里人,家里事,貌似很坚强不想家。但多少次午夜梦回,仿佛自己回到平日里最常走的那条小巷,在梦里梦到每年秋天家里搭炕的场景,那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醒来也会怔一会儿,好像闻到了刚烧热的火炕散发出的泥土清香,那么熟悉却又遥不可及。

  有时去逛超市,也会在水饺冰柜旁想起那时没时间做饭买过的水饺;看着挂在小卖店墙上的帽子手套和围巾便会想起自己勤工俭学在天桥上摆摊卖货的时光,任凭北风呼啸,也会因为多卖了2块钱高兴好一会儿呢;偶尔,我也会在单位食堂的饭菜中吃出妈妈的味道;会听着歌,想起旧时光里遗留的那些人,那些事。现在总会在我生活的每个瞬间里找到以前的影子,想来距离我并不远,却也只能停留在回忆里。

  有人说,“思念家乡的泪珠/滴落在雨天的屋檐下/碗里/饭里/咽进肚里/让思乡者倾醉/醉在梦里/梦在乡里/是一只芦苇笛/鸣在乡思者的心窝里”。跨年夜,我蜷缩地坐在地板上,喝着咖啡,拿起手机,播放着以前录下的家里人生活的片段,听着无聊时和妹妹打电话的录音,心里空空的。静静回想一些事情,大多数时候我只能回忆起片段,甚至都看不清当事人的脸,然而那些细节如此清晰,以致于我依然能够感受到爱的温度……貌似是年关将至,家的影像时常在脑海里闪现,很熟悉,很真实,幻想着与母亲再次相见的场景,萦绕心头的是那份抹不去的,想念。​(张宇 我校电信学院自动化专业2013届毕业生,现在宁夏青铜峡铝厂工作)

(编辑  许雅茹)

版权所有 辽宁科技大学宣传统战部
电话:0412-5928075 电子邮箱:kdshurenwang@126.com
Copyright 2017-2018 www1.ustl.edu.cn/srw.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大学生在线 | 辽宁大学生在线联盟 | 辽宁科技大学-科技之光 | 辽宁科技大学新闻网 | 中国心理咨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