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对不起,我来晚了
发布时间:2017-12-23    点击数:    来源:本站来源

  盛夏季节,毒辣的太阳挂在天空,放肆地炙烤着地面的一切。

  乔子安正缩在家里编码。为了赶一个工程,他已经两天两夜没合过眼了。老板说如果这个工程能顺利做好,就给他升职加薪。就在已经快要到工程最后封装的时候,乔子安的电话铃响了,一段很清脆的纯音乐,从他大一暮薇让他听了以后就一直作为他的电话铃声。

  “喂,子安,你在干嘛呢?”

  打来电话的是乔子安大学时候的死党林风。林风的声音有些急促和紧迫,一瞬间乔子安以为这货又是没钱交房租了,来找他江湖救急。

  “风子啊,我在编码呢。你是不是又没钱过日子了,我过会就给你打钱。不是我说你,你说你为了那样一个女孩子把自己混成这样值不值?”乔子安痛心疾首道。

  “没有没有,我身上有钱,我跟小柔好着呢。这次我是要跟你说你的事,你不知道暮薇要结婚了吗?”

  静默了三秒钟,乔子安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说:“嗯,行,我知道了。没别的事我就继续赶工程了,挂了吧。”

  没等林风再说啥,乔子安就把电话给挂了。

  他以为自己早已经不记得那个笑起来像阳光一样灿烂的女孩子了……乔子安忽然觉得自己觉得很累,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然后两天两夜没合过眼的他瞬间被疲倦击倒。

  他给老板打了个电话,以一种近乎理智到极点的口吻说身体得重病了,工程要晚两天才能完成。他知道老板肯定会答应,因为老板喜欢上进又稳重的年轻人。

  等到给老板打完电话以后,乔子安又睡不着了。他出门买了一包烟,然后就一声不响地蹲在角落里抽,姿态像极了一条无家可归的土狗缩在角落里舔着伤口,又像一个老农蹲在田间看着受灾的作物痛心不已。

  看着烟越烧越短,乔子安的眼泪就跟着一起流下来了。一个人的时候,他才愿意卸下自己的坚强。他不愿意把自己的悲伤示人,哪怕是知根知底的朋友,更不愿给周围朋友带来麻烦。满脸的男儿泪也让他不敢相信,他爱得撕心裂肺的女孩,就这样要嫁给别人了。

  乔子安的手开始颤抖,他的脑海里情不自禁浮现出和暮薇的点点滴滴。从他俩相识到他俩结束。乔子安觉得喜欢是乍见之欢,爱是经久不厌。所以当初喜欢上暮薇他只用了一秒钟,然后毕业用了三年都没能忘记她。

  她怎么能就结婚呢?乔子安还是有点不相信,他痛恨自己还在无能为力的时候爱上一个想去呵护一生的女孩儿。如果她真的要结婚了,那样就算等到自己真正功成名就也毫无意义了吧。可是自己又有什么理由什么资格去妨碍她呢?

  自己仍然还只是一个为生活奔波忙碌的过着租房吃外卖的普通人,虽然自己足够努力也足够上进,可并不能在短时间内改变什么。

  乔子安不想爱情的美好被生活的财米油盐所累赘,所以临近大学毕业,他一种同样理智到极点的口吻说了分手。两个人绕着已经走了四年的林荫道走了一晚上,等到天明,互道了一声珍重,然后便各奔东西。没有撕心裂肺,没有言语呢喃。他带走了她送的手表和手机里的铃声,她带走了他送的手链和一堆布偶娃娃。

  “她幸福就好!”乔子安宁愿自己悲伤也不愿意她吃苦和不幸福。

  叮铃铃 ~~

  电话又响起来了。

  再次听到这熟悉的音乐,乔子安竟然咧嘴一笑。稳定了一下情绪,拿起手机,发现竟然是暮薇打来的电话。

  “喂,怎么了?”乔子安的声音有些沙哑。

  “没什么。怎么,你又开始抽烟了?”乔子安能想象得到暮薇此时眉头一皱的样子。这个姑娘每次遇见不好的事情都会皱眉头。所以他从认识她以后就开始戒烟了,到今天已经七年了。他不想一个爱笑的女孩子老是皱眉头。

  “嗯呐,最近在赶工程时间比较紧,抽烟提神。”子安的声音听不出他的情绪。

  “嗯”暮薇应了一声,然后两人便是长达几分钟的沉默。彼此都静静听着对方的呼吸声。终于,暮薇打破了沉寂。

  “那个,林风告诉你了吗?”

  乔子安的手一抖,又点着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然后说:“嗯,他告诉我了。那个什么,我最近一直都有些忙,到时候给你包个红包让林风带去哈,我就不过去了。”

  暮薇静默了两秒钟,说了一声“好”,然后就再也没说话,但是也没挂电话。

  乔子安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孩子被抢走了心爱的娃娃一样,可他却只敢躲在角落里哭泣,连去辩驳的勇气都没有。可是娃娃本来是他的呀,他也想去抢,他不是懦弱,他只是不想因为争抢而撕碎了娃娃。他也不甘心,他也不想看着自己的娃娃跟别人在一起。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也许,她早就不爱我了!我祝福她就好了吧。乔子安慰自己道。

  “那个以后好好的。”乔子安说道。

  乔子安觉得说完这句话就像给自己判了死刑,代表着自己爱情的终结,可是他就是一个很理智的人。就算一个人像条土狗一样蹲在角落慢慢舔伤口,也不愿意因为自己的情绪波动给别人带来麻烦。

  “你都不礼貌性地祝福我一下?”暮薇突然问道。

  “什么?”乔子安理科男的思维没有转过来。

  “乔子安,你就是个傻逼,你自以为自己足够成熟稳重,不想给别人添乱。可是你知不知道你其实是一个很幼稚很傻逼的人。

  “你觉得自己一个人扛下所有的艰难困苦很帅对不对?你觉得自己默默工作努力上进就很男人对不对?

  “可是你问都不问怎么知道别人愿不愿意陪你一起共兼风雨?是不是你所谓的爱情就只有等着功成名就然后却看着自己爱的人早已结婚生子?

  “乔子安,我告诉你,你就是一个自私幼稚傻逼透顶的大笨蛋。”

  暮薇机关枪扫射一样地骂着,骂着骂着就在电话那头哽咽起来。

  而乔子安叶早已被暮薇的那一串质问问懵了,直到听到暮薇在电话那头的啜泣,他才反应过来,懵了三秒,然后他近乎疯子一样问道:“薇薇,你在哪?你告诉我你在哪?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我在哪?我特么在民政局。”暮薇早已不顾忌淑女的形象破口大骂了。

  乔子安觉得心里一痛,就因为他一步步的退让,他一步步的懦弱,他最爱的女孩子已经要跟别人结婚了。他突然决定这次再也不让了,就算自己什么都没有,他也不能接受他连保护自己最爱的女孩的勇气都没有!

  他决定了,立马去买机票。哪怕是抢婚,都要去试着努力一把。

  “你等我!你等我!我马上就买机票。我现在就过去。”乔子安已经泪流满面歇斯底里。

  “嗯,好,带上户口本。”暮薇的声音哭过以后有些沙哑。

  此时乔子安已经冲下了楼,听到这句话也没多想,立马又跑上楼翻出户口本匆匆往下跑。 一边跑一边对着手机吼着“等我等我”。

  他突然觉得自己年纪轻轻的不能就被这个社会的现实给磨得一点志气也没有。男人要是连养活自己老婆这点自信都没有,那算啥男人。

  嗯?不对。户口本?我特么坐飞机要户口本干嘛?直到乔子安开始拦出租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嗤”暮薇突然笑了起来。

  “都说了你是笨蛋,我在胜利南路的民政局。”

  “胜利南路?她那里的民政局也是在胜利南路?”乔子安又开始纳闷。

  突然,乔子安僵住了,然后他就像被雷劈到了一样,以一种抢劫犯刚刚抢完银行逃命的状态拉着司机说道:“ 师傅,快快快,去胜利南路,很急!”………(材控16.A1  张振安)

(编辑  许雅茹)

版权所有 辽宁科技大学宣传统战部
电话:0412-5928075 电子邮箱:kdshurenwang@126.com
Copyright 2017-2018 www1.ustl.edu.cn/srw.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大学生在线 | 辽宁大学生在线联盟 | 辽宁科技大学-科技之光 | 辽宁科技大学新闻网 | 中国心理咨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