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守林人
发布时间:2017-12-20    点击数:    来源:本站原创

  我是个摄影爱好者,每每闲暇,就会走走看看,拍一拍异地的风景图画。一次去南方一个村庄拍片,偶然听到的一个故事,让我拿起笔记录了下来。

  时间还算富裕,我便在村子里找了一家民宿住了下来,前前后后住了将近一个月。这家民宿很简朴,一个篱笆围着的院子,正中一条碎石子铺就的小路直达屋门口,小路两边是一排排整齐的菜地,屋角是绿线的葡萄架,整个院子满满的泥土气息。经营这间民宿的是一对老夫妻,很是淳朴。除了去拍片,每天坐在屋外的竹椅同老人聊天便成了我必修的功课。

  老人有一张饱经风霜的脸,皮肤也像是风干了的,纸糊的一般。见我盯着他的手看,他吸了一口烟,眼角微眯,随后烟气从他干涸的嘴角慢慢弥散出来,如游丝一般的烟雾渐渐模糊了他的脸:“年轻时砍树卖木材,风吹日晒,如今老了,干不动了,才开了这家店。”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老人又吐了一口烟:“这个林子里的树几乎都是阿大栽上去的,以前可没这么大片的林子啊……”

  这片林子是这里一道美丽的风景,因为这林子一年到头都不会枯萎,或者说林子里各种树都有,何时来都会拍到不一样的景致。难以想象这片看似原始的林子竟然是种出来的!那这个阿大……

  老人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你不是来采风的吗?或许你可以去找林子里的阿大。”顺着老人手指的方向,隐约可见林子边缘一个红砖小屋。大概是守林人的居所吧,反正是来采风,不如明天去拜访一下这个叫阿大的守林人吧。看着那个小房子,风将已经走回去的老人的话送到耳边,“夏天走远了,萤火虫走远了,阿大也该回来了……”

  第二天,天朗气清,吃了早饭后,我便带着相机朝着树林走去。走下坡地,走过青石板桥,越来越近了,也越来越静了,静得只剩下树叶摩挲的声音,只剩下各种编织在一起的鸟儿奏鸣曲……惦记着昨天老人的话,直觉告诉我,这个守林人一定有故事。收起相机,朝着守林小屋的方向寻去。

  当木屋近在眼前时,我才发现昨天看到的一点红并不是砖的颜色,而是屋前屋后所有的空地上都栽满了海棠花,红艳艳的仿若天边的云霞。

  正要推门而入,身后传来有些沧桑的声音:“年轻人,怎么到这儿来了?”回过头,是一个老人,满头白发,手里却拿着块木牌。我兀自笑了笑,表明自己的来意::“我是来采风的,想来这儿歇歇脚的。”

  “那就进来喝杯茶吧……”

  随着他走进木屋,木桌木椅,很粗糙。老人将木牌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我得以看清上面的字:

  “萤火之墓”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为萤火虫做墓碑?老人用简陋的茶具为我斟满水,接过杯子,我好奇地问:“为何替萤火虫做墓碑?”

  老人颤颤巍巍地喝了一口茶:“夏天走了,萤火虫也走了,我将他们埋起来,明年他们还会回来的……”

  怎么和村子里的老人说了一样的话?“那这里之前是什么样子呢?”

  老人看了我一眼,半晌,又为自己续了一杯茶,山里的凉风穿堂而过,海棠花摇曳作响,泛黄的回忆慢慢飘散在空气中……

  “阿大,阿大……”阿大回头,看到小棠踏着月光而来,美妙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夏夜里犹如仙乐一般。

  “嘘……”阿大把手指放到嘴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棠微微一笑,伸手捂着自己的嘴,眼里却满是调皮之意。阿大无声地摇摇头,将她的手拿下来,抓在自己手心里。两人的手心中都出了汗,阿大示意小棠看着树林。

  不知何时,林子里飞起了数不清的萤火虫,这些美丽的小精灵上下翻飞,自由自在,把原本漆黑的林子照得亮了起来。小棠挣开阿大的手,跑进林子里,和萤火虫一起共舞,月色正好,他们玩累了,就躺在草地上,看萤火虫在头顶飞舞。

  “阿大,你说要是夏天过去了,萤火虫是不是也要走了?”小棠看着萤火虫,像是在问空气。

  “我们可以为萤火虫立个碑,这样明年他们还会回来的。”

  “那要是我也走了,阿大你为我立个碑,是不是我就可以回来找你了?”小棠偏过头来,仔细地看着阿大。

  “小棠你在说什么胡话呢?只有人死了才能立碑的,这话可不能再说了!”阿大也看着小棠,好奇她怎么问这样的问题。

  小棠坐起来,伸手接住一只萤火虫,“那我以后要是死了,就变成萤火虫飞回来找你,好吗?”

  阿大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直到他去学做木匠,他也没回答这个问题。阿大每年只有过年才能回来。待到他冬天回来时,听到小棠去世的消息,是她的酒鬼父亲为还赌债,要将小棠送给年逾五旬的债主,小棠最后以死抗争。

  阿大去看了小棠的墓之后就大病一场,从年前到年后都躺在床上。后来阿大依旧去木器厂工作,但人们都发现阿大几乎整个夏天都待在林子里。再后来阿大不当学徒了,他用自己的手艺在林子外搭了个精巧的木屋,村里人还撞见阿大每晚都对着萤火虫嘀嘀咕咕,或哭或笑。阿大的父母请来人替阿大驱鬼,可是依然不起作用。所幸,阿大只有夏天才这副模样,其他时候他就是一个正常人。

  再后来,阿大的父母也死了,阿大也渐渐老了。村里的周家小儿子年近三十终于娶了个媳妇回来,周老爷子以砍树卖树为生,这次正好砍下这片林子里的树替儿子盖间好房子。待阿大做工回来,林子里的树被砍了大半,阿大没吭声,只是从此以后再也没出去做工了,就待在木屋中生活。

  阿大买了很多树苗回来,一年四季生长的都有,一颗颗地栽下去。等到树苗都长大的时候,萤火虫又多了起来,阿大每年夏天的夜晚都看着萤火虫,“我以后要是死了,就变成萤火虫回来找你,好吗?”

  小棠的话依旧刻在脑海里,这个当年没回答的问题现在阿大已经有答案了。他每年在夏天过去的时候都为萤火虫立个碑,这样,萤火虫明年还会回来,小棠明年也会回来了……

  走出小木屋,看着满山的树木,想着在夏天夜晚,漫天飞舞的萤火虫,那里面是不是有个叫小棠的?我不知道,但阿大一定知道的。(大通社  陈娟)

(编辑  许雅茹)

版权所有 辽宁科技大学宣传统战部
电话:0412-5928075 电子邮箱:kdshurenwang@126.com
Copyright 2017-2018 www1.ustl.edu.cn/srw.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大学生在线 | 辽宁大学生在线联盟 | 辽宁科技大学-科技之光 | 辽宁科技大学新闻网 | 中国心理咨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