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决战吧!期末君!
发布时间:2017-07-06    点击数:    来源:本站原创

  四季更迭,秋去东来,原本风流倜傥的公子哥们也都成了“风流涕淌”的屌丝们。冬天里不仅有大雪纷飞的日子,更有恐怖至极的:期末考试!

  今日又一次的大雪纷飞,看着窗外美丽的雪景,我的内心却几乎是崩溃的,期末君,他快来了……

  我又一次清点装备,我的制图仪器,我的钢笔。古人有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看着我精良的武器,战胜期末君的把握不禁又多了几分。

  期末君生平浪迹天涯,一年只出山两次,每次一出手,便是抓住大把平时浪荡的公子哥们,将他们囚禁在挂科山中,唯有解决了雕刻在山中岩壁所有千古谜题,才能重获自由。据说,囚禁之地阴森恐怖,非常人所居之所。

  据小道消息得知,飞雪是期末君将要出山的预兆。从以往的情报来看,他精通远古玄术,拥有着四样神器,一神剑,名曰:高数。一神盾,名曰:英语。一神铠,名曰:机械制图。一神戟,名曰:计算机。他的神器传说封存在四处极其隐秘之处,仅仅有少数人可以窥探到消息。

  我带着我的装备,飞快奔去藏经楼,它有很好听的名字叫图书馆,在其内部深藏了数以万计的武林秘笈,我相信其中肯定有适合我修炼的典籍。面对期末君,能力越强,我生存的希望就又会增加几分。

  我在书海中穿梭,一本又一本的典籍被我抛在身后,这都不是我需要的。在浓浓的失望中,翻开一本有些破旧的书籍,看样子它已经有些年头了。我粗略地浏览一番,其中的内容驳杂,根本派不上用场。正在我想要扔掉之时,突然看见从书中突出的一张纸,我顿时心里一咯噔,这是???

  我背着那本书,登记后走出了藏经阁,在心里我已经有了大概想法,究竟该如何去做了。这是我可以抗衡期末君的唯一一次个机会了,我在心里暗暗发誓:我要打倒期末君!

  回到我的修炼之所——宿舍,我丢下背包,收拾好平时杂乱的书桌,准备闭关修炼,进行最后炼冲刺。我翻开平日老师教导的四门典籍,高数,英语,机械制图,计算机。高数的定积分在我笔下轻松算出,2H铅笔最后勾画机械零部件的轮廓,一个又一个单词跃然纸上,计算机基础知识刷刷在纸上翻涌。

  大半天时间,用来书写四门功课的A3大纸被写得满满当当,而字符在纸上的轨迹,却是有一种玄奥的感觉,仿佛这不是简单的草算纸。看着这四张纸,我忍不住仰天大笑,掐指一算日子,离期末君出山还有一阵子,我内心说不出的快意。期末君,这次我看你怎么斗得过我!

  周末一大早,我就背着包出门去,我并没有去藏经阁,而是冲着一座名为皋束的山奔跑。我在心中冷笑:“皋束,高数,以为这样就藏得住吗?”

  我登上皋束山之巅。山顶处很平坦,面上却有很多纵横的线,划分出一个又一个的方格子。我四处遥望,定准了东方的位置,从背包里掏出高数的草算纸。这是简单的草算纸?开玩笑,这可是大机密!我将草纸定位住,按照纸上玄奥的轨迹在方格子中来回跳跃。待我跳完整个轨迹,突然轰隆一声,在山顶正中央出现了一个半米高台,一柄青色的长剑静静卧在那里。这是高数神剑啊!!我兴奋冲过去,刚将神剑握在手中,一根冰凌向我命门冲来,我手忙脚乱拔出高数剑,冰凌顿时消融殆尽。我大喊一声,是谁!

  并没有出现了任何人,只有一声阴沉的声音在空中盘旋,“小子,希望你下次也会这么好运。”

  不用猜,这个阴沉声音的主人必定是期末君!

  拿到高数神剑的喜悦被期末君的偷袭搞得荡然无存,不过我也暗自庆幸,还好在藏经阁中发现了那份藏宝图。

  那天,我在无用典籍中发现的那一张纸,是一张极其珍贵的藏宝图,上面规划着期末君四样神器之所在及获得之法。留图之人姓薛名汐,她留言道:此为期末君四神器所藏之处,期末君的自大,即使这四神器位置暴露了,他也未曾将之移动。所以,望后人熟练高数、英语、机械制图、计算机四门典籍,方可轻易夺取四神器,打败期末君。

  我看着怀里的高数剑,心中对这位名曰薛汐的女人异常敬佩。既然已经得到了高数剑,剩下的三样神器,我也可以抢到手。我已经有了战胜期末君的自信。

  我又用了其他三种方法取到了另外三样神器。不过,略微让我怀疑的是,在这期间,并没有再遭遇过期末君的偷袭。紧张的心情就此放松下来,我又过上了浪荡的公子哥生活,悠闲等待着期末君上门决战。

  突然有一天,我正在修炼之所清修之时,猛然而至的破门声传来,并不坚固的木门被摧残成一堆渣沫,门口处站着一个清秀女子。本以为破门而入的应该是那期末君,可站在门口处的竟是一名女子,我顿时愣住了。我又突然想到另一个名字……我颤抖着问道:“你,你是薛汐?”

  那女子闻言仰天大笑,“没错,就是我。你们口中的期末君也正是我。”

  我有些恐慌了,连忙掏出四样神器。

  期末君,也就是薛汐,看到我这样慌张地掏出神器,不屑冷笑道:“我既然敢留下图纸,让你取到了四样神器,我会怕你么?”

  此时此刻我已经紧张得说不出一句话来,紧张地盯着薛汐。

  薛汐伸出一只手,手中猛然凝结出一把寒冰长剑,“世人只知道我有四样神器,却不知道我最为擅长的是远古玄术,论玄术,天帝都不能和我相提并论!!”是啊,不论是第一次我遭遇偷袭的冰凌,还是封存四神器的机关术,这些术法可都是非同小可的啊。

  薛汐实力强大,和她对阵几局,我便彻底败下阵来,她的寒冰长剑深深刺在我肩膀处。

  我很不甘心,即使拿到了四样神器依旧败得这么快?!我也同样不明白,薛汐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弱弱地最后问道:“你……为什么拥有神器,可以教导人们学习,还要做期末君这个恶人角色?”

  薛汐仰天长啸,“还不是你们这帮长不大的纨绔子弟,上了大学的课堂就不知道学习了,我的出现就是让所有人都有学习的心!”

  听到她的话,我有些明白了,为了得到四神器,我拼命地学习修炼,而得到后却又没有练习熟悉这四样神器,这四样神器在我手中就和木棍一样!我不该那样浪荡浪费时间,我应该努力修炼才是啊!!

  眼前的一切越来越黑,我知道我这辈子想要努力学习修炼的愿望完不成了。如果有来生,我一定拼命修炼学习!

  良久……我觉得有人在推我。

  等等有人推我?我还有感觉?难道我还没死吗?我努力睁开双眼,迷茫看着四周,这里是藏经阁?“同学?”一个甜甜的声音传来。我抬头看去,惊得说不出一句完整话……“薛…薛…薛汐?”

  站在我面前的女生有些不耐烦了,“什么薛汐学习的,这个座位是我的!”她还将手中的座位卡片秀给我看。

  “啊!”原来这里是图书馆,不是藏经阁,也没有什么期末君,更没有什么四神器,我居然在图书馆复习睡着了……尴尬…… (王化栋/文

(编辑  邢秋艳)

版权所有 辽宁科技大学宣传统战部
电话:0412-5928075 电子邮箱:kdshurenwang@126.com
Copyright 2017-2018 www1.ustl.edu.cn/srw.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大学生在线 | 辽宁大学生在线联盟 | 辽宁科技大学-科技之光 | 辽宁科技大学新闻网 | 中国心理咨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