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时光

世界不只黑白两色

发布时间::2019-09-02    浏览次数:次    来源:大学生在线   

    《红楼梦》一向被称为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大里程碑,除却其极高的艺术鉴赏价值,更值得一提的,是它打破了中国传统写法中“非黑即白”的对立观点。

    明朝著名清官“海笔架”海瑞,即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眼中揉不得半分污浊的铁骨男儿,堪称明臣第一清官。在他的眼中,世界的一切都是一分为二的,“好”的对立面必然是“坏”;所谓初识是“坏人”,即终身是坏人;错便是一错到底,不存在中途折返的可能性。

    这种类似于“形而上学”的观念,即使在辩证唯物主义相对普及的当今社会,其实也不少见。

    快节奏的生活让现代人习惯性为自己贴上各式各样的标签,且在了解一个人的过程中,愈来愈倾向于依赖初见时的“标签化”第一印象。一水儿的硕大的奢侈品LOGO穿在身上,也许并不足以让他人了解你的十分之一,但至少可以让你在社交软件传照片的时候加上一个“#LV#”的话题,从而成为他人眼里的某一种人。

    讲究“大数据”的网络时代,更是将这种“标签化”的趋势愈演愈烈。每个APP都争先恐后地建立起庞大而先进的数据分析系统,并通过它了解用户的喜好、习惯,再将用户整合排列,贴上标签,归入某个类群。而这种类群的结构是相对固化的,一旦你被贴上了某个类群的标签,你所接受到的信息,即多是关于这个类群的。

    而信息时代的另一大特点,又恰恰是它的流传速度之快。即使在一段时间内被打上某一类群的标签,人们还是能从各种渠道看到主页上那些光鲜亮丽的“网红”们。即使主流媒体一再痛批当下网红拜金成风的现象,依旧无法阻止大量的年轻人前仆后继地成为拜金主义的追随者。

    “活得像网红一样”是无数人遥不可及的梦,但贴上和网红相同的标签,相较之下似乎简单得多。你只需要一件印着大牌商标的当季新款服饰,和若干印着硕大LOGO的配饰。再自力更生地支起三脚架,打开十级美颜,为自己拍一张品牌字母都足够清晰的照片,你就是他人眼里,最闪耀的“某品牌女孩”。这些耀眼的品牌标签像浮华的金箔,需要大量的金钱去打造。但总有一些人,能力不足而心有余,即使腰包见拙的现实摆在眼前,也无法浇灭他想要成为某一类人的满腔热血。

    任何一个市场,都必须遵循“消费决定市场”这一定律。既然需求如此之庞大,自然而然,大批量的“原单正品”“工厂尾货”“高级仿品”层出不穷,也是合乎情理的。只是人的欲望是无穷的,线上也终归是要回归线下,虚拟网络中的自己是个满身名牌的精致女孩儿,又怎么能容忍现实中的自己灰头土脸全身假货呢?从这个角度来看,近年来大学校园屡见不鲜的“诚信危机”——由拖欠“花呗”、无法偿还高额“校园贷”,到令人大跌眼镜的“裸贷”,都是有缘可循的。

    “假如去掉身上的衣物,人还能维持自己多少身份和地位?没有衣物,你还能从人群中认出谁更尊贵来吗?”梭罗在《瓦尔登湖》中如是发问。

    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拥有广阔的思想和无尽的过程。正如拿《红楼梦》中的任意一个角色来说,你也很难用绝对的“好坏”来定义他的存在。所谓千人千面,世界远不只黑白二色,我们又怎能被定义在某个标签之中,甚至为了随大流而去“被固定”于某个标签之中,迷失了本来的自我呢?当表面的浮华殆尽,沧海横流之中,真正被时光眷顾的,应该是始终不断前进的坚定信念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