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淑娟:搞科研必须要有超越精神



 


  代淑娟,工学博士,教授。 2011年到校矿业工程学院工作,2015年被评为学校优秀硕士研究生导师,同年,作为负责人,她的“金与硅相互作用机理及金回收研究”获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参加工作至今,她主持或参与科研项目50多项,其中,“提高吉林镍业公司选矿厂生产指标的研究与实践”项目,技术指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1997年荣获辽宁省科技成果奖;“新型选矿药剂-烷基黄原酸甲酸酯的研制”项目2007获得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二等奖;“新型捕收剂KD-Ⅰ及其在菱镁矿反浮选脱硅中的应用”获辽宁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垂直剪切式滤饼破碎机”获河北省专利发明三等奖;“低品位菱镁矿反浮选除杂捕收剂的研究与应用”获辽宁省科技进步三等奖。授权发明专利8项,授权实用新型专利10项。发表论文150多篇,其中SCI、EI或ISTP检索论文30多篇。出版专著1部。学校科技处提供的科研能力突出人员名单她榜上有名。记者打电话邀约采访,工作紧张繁忙的她欣然前来。

  “接到采访电话,真的很意外,来学校工作快6年了,自觉没做什么,也不知要说些什么。”代淑娟开朗地笑着说。“看简历,工作至今,您的科研成果颇丰,尤其是到学校工作的这6年,更是项目不断,获奖连连,能说说您是怎么做的吗?”记者问。

  略加思索,代淑娟给出了答案:“其实也没什么,搞科研最需要的就是要有超越精神,要时刻提醒自己,前面永远有等你实现的目标。”

  代淑娟1967年出生,1991年东北工学院选矿专业毕业后,分配到沈阳有色金属研究院(原沈阳矿冶研究所),先做了8年科研,又做了3年杂志编辑。2002年,已经35岁的她,决定考研究生。为什么?因为她不愿意就这样安逸地过下去,相比编辑发表别人的科研成果,代淑娟更喜欢自己动手搞科研,更愿意亲手让那些形形色色的矿石“原型必露”。为此,她放弃了所有休息时间,捡起了英语和高等数学。记忆力退步了,就不断反复,单词本不离身。奋战了两年,终于在2003年考入东北大学,攻读矿物加工工程专业硕士学位。之后,2008年她又一鼓作气拿下该专业博士学位。2010年,又入中国矿业大学矿业工程博士后流动站。代淑娟终于完成了所有在学校能进行的专业学习,此时她已经43岁。

  “为什么毕后没马上考研,而是11年后才考?”代淑娟回答:“当时不是不想考,而是不敢考。我毕业那年代,考研究生是很难的事,招生数也很少,又是国家分配工作,只有少数学习非常好的学生才敢比量。我自觉实力不够,就直接工作了。可越干越觉得能力跟不上,很多年轻同事,纷纷考上研究生,而我这个老大姐,却因为怕考不上,一年一年地错过。最终我还是决定要试试,而且试成了。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是对的,虽然晚了11年,但只要下了决心,就应该一直做下去,无论结果如何,人生都不会留有遗憾。所以,我经常跟学生们说,人要想有所建树,就一定要超越自己。”

  对于代淑娟的超越精神,同事郭小飞和她的研究生马芳源感受最深。

  郭小飞和代淑娟同在选矿系任教,有很多项目他们一起做,他对代淑娟搞科研不探个究竟不罢休的劲儿是实实在在地领教过。2015年,选矿系接到一个为海城一家镁矿进行技术改造的项目。连续1个月在现场取样检测,所有参与项目的人都要同现场工人一样“三班倒”,每隔1小时取1次样,取完后,马上进行数据分析,给出分析结果反馈到现场,现场人员根据分析结果,调整药液注入选矿设备,然后再取样再分析,这种不断重复的工作24小时不能间断。刚开始还好些,可连续30多天,年轻人都受不了,更别说快50岁的代淑娟了,尤其是夜班时,2点到5点人最困,可机器不停取样就不能停。到后来,大家就劝代淑娟别跟年轻人一样熬夜了,她却不听,一定要同其他同志一样坚持到项目结束。

  郭小飞说:“不只是这个项目代老师较真,只要是与科研有关的事儿,她都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系里15名教师,35岁以下有8人,大家遇到难题找到她,代老师都会不遗余力地给以帮助,特别是在创新想法上,她总会给出让人眼前一亮的点子,让人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平时在一起谈话时,代老师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一说起科研项目,总是新想法新点子不断,我们都感慨,难怪代老师科研项目多、成果不断。”

  作为代淑娟的研究生,正读研二的马芳源说得最多的就是钦佩。“代老师对我们几个研究生要求非常严,她经常说,人只有不断战胜自己才可能成功。”马芳源利用午休时间接受采访,放下刚从实验老师那儿领回的一盒药剂,边擦汗边说:“我正做的项目是代老师负责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代老师对实验数据的准确性要求很严,不允许误差过大。所以我们几个研究生都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才行。本科时,代老师就教我专业课,研究生导师我也选择她,已经习惯了她的严要求。”

  “选了这样一位‘严’导师,不觉得累吗?”记者问。“没有啊,老师严要求,我才进步得快呀。去年,参与代老师的这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做了很多实验,收获很大,写了篇论文,准备投给普通期刊,代老师看了论文后,鼓励我投到SCI检索源期刊。她让我把眼界放宽,对自己要求的标准高些,搞科研就必须有高水平和创新点,不然只能是低水平重复。一旦养成习惯,科研的路走不长久,没有后劲。”

  科学之所以有生命力创造力,就在于不断开拓创新。一个真正的科研人员必须不断开拓创新,创新的实践和实践的创新,就是超越前人的研究成果。只有这样科学才能进步与发展。代淑娟正是以自己的行动践行着这一准则,同时也带动着同事和学生。时下,50岁的她,正充满激情地行进在科研路上。(徐文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