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振宁:指导学生有妙招


 



  
  20平方米左右的办公室里,一身蓝色运动服的赵振宁正整理手里的资料文件,偶尔点开闪动的对话框,查看并回复同学们不时提出的一些问题。右手旁的桌子上整齐地摆放着刚刚批完的一摞报告。看似简单枯燥的工作,在化工程学院赵振宁老师眼里,却有更深的意义。

  与学生沟通有途径

  赵振宁1998年参加工作,登上三尺讲台,“化工CAD制图”和“化工机械”是他一直在讲的两门专业课。面对越来越“不好教”的学生,怎么让学生不反感又能真正学到东西,成了赵振宁的“头等大事”。一来二去,他开始“盯上”学生们离不开的的手机软件——QQ。

  既然学生离不开社交软件,那就从这儿“下手”。他开始建立班级群,把授课班级的学生都加进去。他在群里实时发布一些课堂上布置的作业,回答一些有关专业知识的问题等,也渐渐和同学们多了交流。一些在课堂上不敢发言的学生,在“看不见”老师的群里,也积极活跃起来;一些不好意思说的话,在网络上好像少了许多顾忌,变得直接许多。一开始,赵振宁也不太习惯这种与课堂截然不同的交流方式,到后来就习以为常了,甚至深夜时也会有学生突然发来消息。他怕学生看不到他的回复会多想,就和学生们约定:24小时内必回。

  如果你认为QQ就是说话聊天的地方,那可就太OUT了。多数人听都没听过的QQ群论坛,早已是赵振宁和学生们用得最熟练的“基地”。“作业答案”“课后思考题”“教学建议”“课堂提问”……小小的论坛简直开辟了“第二课堂”,80人的班级,每个帖子的浏览量都有八九百,在规定时间内回帖,就计入平时成绩。赵振宁也不严格规定学生必须完成所有问题,根据课堂和论坛中学生们的表现还制定了“多维考核”制度。用他自己的话说,“为了让学生们真正学到东西,真的是挖空了心思。”

  果然,这项尝试颇见成效,他还把与学生的互动延伸出了“任务驱动法”,融入于平时教学,完成了一篇教改论文,发表在《大学教育》杂志,与更多同事分享。学生们也确实喜欢通过这种方式和老师沟通,愿意配合他,学习热情猛涨。看着论坛帖子的浏览量和回帖,以及身边越来越多愿意和他沟通交流的学生们,赵振宁觉得:总算是没白费心思!

  带学生创新找方法

  除了专业课的讲授,赵振宁近几年也更多地接触了一些学生们参加的相关赛事,像“全国大学生化工设计竞赛”“挑战杯”等等。2014年我校号召各学院积极开展“创新创业”活动,组建“创新创业实践班”。多次带学生参赛、指导经验丰富的赵振宁当然要走在前头。他主动找到学院领导表示愿意参与。最终近30人入选化工学院第一届“实践班”,学院把众多“精英”教师召集起来给“实践班”学生开课辅导,由赵振宁总负责。

  “实践班”里的学生大多是愿意实践的“好动”学生,可是大家来自不同班级,要组织集体上课,就成了一项艰难的事。除了周末安排半天的固定课程之外,赵振宁和同事们也会录制视频完成部分授课,再加上随时线上交流,“三管齐下”,“实践班”进行得如火如荼。有空的时候大家聚在“专属”设计室里讨论各自遇到的问题,互相分享经验和建议,也确保了学生们“有问”老师“必答”。

  “老师,我们下午第一节有课,3点半实验室见吧!”这是2016届创新创业实践班里最常出现的一句话,赵振宁已经习以为常,把实验室借给学生做实验,对他来讲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同学们只要有兴趣,我就愿意帮助他们,实验本就需要大量的数据做分析,他们没课的时候就会过来,你要是下午过来,这实验室肯定比现在热闹多了!”在实验室采访时,赵振宁老师颇得意地向记者介绍。说着,他拿起实验台上一个白色塑料瓶,“这是他们的一个项目,叫‘充气宝’。昨天下午刚做完的实验,还不算太成型,能给救生衣、气球啊充气,创意说不上特别好,但做出来的话,确实简单又实用,也应该给予鼓励。”

  “参加实践班,一开始就是为了自己动手做点东西,以前也不懂申请专利,现在有老师指导提醒,申请专利啊参加比赛啊,写申请专利的材料论文啊,赵老师和其他老师都会提醒我们。遇到不懂的就问,24小时肯定有回复,省了好多力气!”一起做“充气宝”的几个同学说道。

  3年来,赵振宁和同事们带着化工学院的学生积极参加各级大赛,从省级到国家级,只要能参加的比赛就有他们的身影,而成绩也逐年提高,收获颇丰。单是2015年,在化工设计大赛中,他们就获得了国家级二等奖1项、三等奖2项,省级一等奖2项、三等奖1项。共递交了6项专利申请,其中3篇专利论文已经在网上可查。眼下,他又带着同学们一边上课一边实验,为今年的“挑战杯”大赛做准备。

  到今年4月8日最新一期“实践班”开班,已经是第四届了。作为“实践班”的“元老”级教师,赵振宁也是感慨颇多。既然把“创新创业”提到教学层面来讲,那就应该有一套合适的理念作为支撑——“TRIZ(萃智)理论”,即为创新寻找可实现方法的理论。而赵振宁正在尝试将“TRIZ(萃智)理论”融合应用于教学。虽然2016届“实践班”的成绩的确比以往有所提高,但他觉得也不能完全证明是“TRIZ(萃智)理论”的作用,“这个理论系统实在是太复杂了,我自己也只是了解了一些皮毛,要想真的作为支撑理念应用于教学,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看来,在走近学生和指导学生方面,赵振宁老师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柴彦君  薛熹涵/文 孔祥宸/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