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蕴书香 廉简人生




 


  ——写在“培廉书屋”揭牌之际


  4月24日下午2点,辽宁科技大学理学院B210室门口,随着一块红色幕布的轻轻滑下,“培廉书屋”四个烫金大字赫然出现在人们眼前。油黑的底色,金色的隶书,浑厚古朴,庄重典雅。

  这一天,已故中国物理学会和中国核物理学会会员,我校知名教授李培廉先生一生的“挚爱”终于在他战斗过的地方——辽宁科技大学“安家落户”,名曰“培廉书屋”。借此,喜欢读书的师生又多了一个好去处,而李老先生也得以“续写”他热爱一生的事业:钻研科学,教书育人。

  书屋门口,是装帧精致的李培廉教授大幅照片。他穿着上世纪比较流行的灰色西服,站在一个大书架旁,右手端着一本打开的书,左手正从书架上抽出另一本。那一脸的痴迷和探寻,不禁让人想起他常说的话:“爱学习是人生一个很好的支点,有了这个支点,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会对生活失去信心、对事业失去兴趣。”照片下面,正是他与书为伴的一生言简意赅的介绍。

  李培廉,1931年生于江西南昌,1952年在同济大学机械系毕业。曾任鞍山钢铁学院(辽宁科技大学前身)基础部主任,1987年晋升为教授。作为一名大学教师,他能用最通俗浅显的语言,讲清最抽象高深的理论,是学生眼中的“图书馆”“教学泰斗”。他以培养学生为乐,以学生成才为荣,是老钢院建院初期的“四大金刚”(当时的4位教学骨干)之一。作为一个热爱学习、永远对未知世界充满好奇的科学工作者,他曾受邀到北京参加1978年的全国科学大会。多年来,李培廉教授先后在国内外学术刊物发表“电动力学”和“量子力学”等方面论文20余篇;主持省部级重点科研项目,填补国内空白;翻译英、俄、德、法四种文字的科学论文及著作,正式发表近100万字。2016年9月中旬,85岁的他刚刚完成《黎曼几何》第二卷翻译工作,就生病住院,11月26日猝然远去——尽管《黎曼几何》第二卷翻译初稿还躺在写字桌上静静等候主人的光顾,尽管满屋子的书还等着他去翻阅,尽管上至鹤发老者下至青丝学子都无法忽略他的离世……

  老先生晚年时曾说:“我从年轻时就刻苦努力的探求真知,一直在这条求知的路上默默前行,直到今天都接近90岁了,我才仿佛看到了一点点从科学大门微微射出的光明,但这一丝丝的光明足以令我终生都感到欣慰与满足。”

  为此,李培廉教授嗜书如命,他的家也几乎被书“霸占”。几个简陋的房间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若干个大书柜“顶天立地”,有的虽已用角铁牢牢加固,但那搪板仍不堪重负地塌下“腰”来。而个子不高的李培廉教授,到了暮年,也常常要爬上梯子去取其中的一本书。这座“家庭图书馆”,汇集了古今中外、天文地理、英俄德法各种语言的图书,济济一堂万余册,蔚为壮观。这些书可不都是摆设,李培廉教授百分之九十都看过。对他的这一嗜好,老伴曾经佩服得很支持得很,后来却对自己以前给他“开绿灯”后悔了。一次记者去采访,老伴抱怨:“就知道读书,没有身体这根弦。人家都去锻炼锻炼娱乐娱乐,他还是一个书。糖尿病人要迈开腿,他就是迈不开这腿。”当时已76岁高龄的李培廉教授坐在书堆里嘿嘿一笑,“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高兴啊!”确实,那些书就是他的命……

  先生走了,老伴和儿子——我校电子与信息工程学院李长昕老师,每天面对李培廉教授的这些“命根子”黯然神伤。先生这么爱书,如果他还活着,一定希望书尽其用,产生更大的价值。回想起老人孜孜以求的科学态度和诲人不倦的教育精神,母子俩决定:将这些书捐赠给先生生前工作的地方——辽科大理学院,去它应该去的地方,发挥它应该有的价值。

  那天,李培廉教授的遗孀汤昌仪女士拨通理学院院长何希勤教授的电话,表示要替先生为学校为后人再做一次贡献,让先生的书有更多的读者,培养一批批爱读书的学生,在他们的成长路上发挥一些作用,把老先生的书都捐赠给理学院。何希勤教授当即表示非常欢迎,非常荣幸,非常感谢,非常感动!“李培廉教授的学识和人品在学校历史上具有长久而深远的影响力,他的书、他的精神就是我们难得的宝贵财富。”

  4月7日凌晨,大连湾,海面迷茫而清冷,汽笛沉郁而呜咽,儿子李长昕终于帮助父亲完成了“不与活人争土地,希望海葬”的遗愿。他的下一个任务就是办理捐书事宜,尽快让父亲一生的挚爱在更多爱书人手里“复活”。

  为此,理学院派同志去李老先生家,将已经筛选出的书打包、捆扎、运回,又专门辟出学院资料室,作为李培廉教授“挚爱”的新家。据介绍,这5536本赠书中,数学类图书600余册,物理类图书900余册,英俄德法外文图书300余册,手稿100多份,还有各种工具书,其他各学科图书,有的已绝版。图书多数纸张泛黄,边角略有磨损,散发着岁月的馨香。现在,它们静静地立在那里,在阳光下,闪着智慧的光泽和精神的光辉,等待着后人去解读。或许某一天,某一双手翻开某一本书,会突然被老人蝇头小楷的批注惊艳。那一刻,会不会有灵魂碰撞的传奇发生——

  “培廉书屋”揭牌这一天,大校长、大教授、大博士和青年学子慕名而来,齐聚于此,睹物思人。何希勤忆起与李培廉教授在校图书馆的第一次邂逅,惊讶于先生的学识渊博;高首山教授忆起20年前拿着书去请教,先生像普通小老头一样的慈祥笑容,歆羡于先生的大师风范;年轻教师谷月忆起两年前,已过八旬的老教授踩着积雪来为孙子辈儿学生授课,一步步蹭过校园内那一段满是冰雪的坡路,震撼于先生的责任心;学生后俊明忆起一年前去李老师家拜访、参观先生的“家庭图书馆”,告别回望时老人无奈、欣慰、期待的眼神,伤感于先生对学子的深爱……他们因书结缘,以书相知。

  校长孙秋柏一边回忆自己读书时如何“蹭”李培廉教授的课一边感叹:先生一生没有轰轰烈烈,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光辉,平凡中彰显伟大。孙秋柏说:“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师?李培廉教授就是典范,是最完美的教师!”

  捐赠仪式上,李长昕将写有“捐书5536册”的牌子和一摞新出版的著作双手递到何希勤手中,何希勤郑重接过。双方那颔首敛眉的有力一握,是一种托付,更是一种传承。确实,“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李培廉教授以一生的为人为学为师为教,充分践行了这两句箴言。如今,“培廉书屋”落成了,“培廉精神”在传承,这是我们辽科大优良“家风”的弘扬和光大,更是浓郁书香的培蕴和深化。(文/邢秋艳 摄/刘国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