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廉政文化» 廉政曲艺» 廉政小品剧《茶叶》

廉政小品剧《茶叶》

 
廉政小品剧《茶叶》
 
作者:晓宁  来源:中华励志网
 
        夫: 某部门负责人,47岁
    妻: 45岁左右
    地点:家中客厅
    时间:夜晚
    (幕启)  
    妻:(焦急地打电话)喂,老王,你喝够了没有啊?快回家,出事啦!什么?又醉了不是?!话都说不清啦。在哪儿?路上?好好,快回家啊,有要紧事!(搁电话)如今这社会风气,真得好好改改。看老王,屁大个官,一年到头多少应酬啊!365天,他在家吃饭的天数扳着指头算算也没几天。这不,来事了,人也找不到。找到了也是个醉鬼。嗨!我得给他泡醒酒汤去!(至台一侧欲下,传来敲门声)
    夫:(醉白)李总这小子,跟我耍赖皮,门都没有!我…灌得他讨饶! 嘿嘿!!(哼着小曲,敲门, 妻开门跌进) 过瘾!糊涂仙酒,86度!真当过瘾!!
    妻:哎哟,又喝多了?快坐下。……小丽的老师来过啦!
    夫:来过啦?好啊!你有没有请他喝两杯?
    妻:你……就知道喝! 还记得你送他的茶叶吗?
    夫:茶叶?怎么啦?
    妻:他给退回来啦!
    夫:退回来?…嫌礼太轻?
    妻: 不!他说,小丽成绩不错,进重高是有希望的,他也会尽力帮她。这份礼太重了,他不能收!
    夫:嗨!不重!不重!就两盒茶叶嘛!
    妻:我是说你送的那个茶叶有问题!
    夫:茶叶有问题?不可能!我王某人喜欢喝茶,弟兄们都知道! 这帮老总经理都会严把质量关的,你说会有啥问题?
    妻:那天小丽老师来家访,我请老师帮小丽进重高,你记得吧?
    夫:记得!老师临走我拿了两盒茶叶给他。
    妻:对呀!你在茶叶盒里放了钞票?
    夫:钞票?NO,NO!!
    妻:没有放钞票?
    夫:我用得着骗你吗?再说,我大小也是个官,用得着去行贿一个中学老师?我是看弟兄们送来的茶叶不少,我也吃不完,浪费了可惜,老师也蛮辛苦的,就顺手送他两盒!
    妻:这就奇怪啦!老师退回来的茶叶盒里塞了不少钞票。
    夫:有这事?……那老师是干什么的?
    妻:废话! 老师是教书的呀!
    夫:噢, 对! 那老师的老婆是干什么的?
    妻:,好象也是教书的!
    夫:那……老师的家里……有没有承包工程的??
    妻:这……我能查吗?
    夫:对!管他干什么的,你跟老师说,有什么事吱一声,只要我王某帮得上忙,一句话!不过这钞票……不能收! 我老王当官是有原则的,喝点茶,抽条烟无所谓, 收钱财的事咱不敢干。这叫做:小错误不犯,大错误不断!!嘿嘿!
    妻:错啦,是大错误不犯!
    夫:对!对!
就是这个意思。大错误不犯!你赶快叫老师把钞票拿回去!
    妻:他说这钞票是你给他的!
    夫:我……给的?
    妻:是啊!
    夫:不可能!!
    妻:我也想不明白,你怎么会给老师送钱呢?
    夫:就是。我给老师送钱?我怎么会给老师送钱?我不收钱却倒过来去送钱?毛病!!…我好象是喝多了噢?我怎么想不明白?我……你今天怎么没给我喝醒酒汤?
    妻:噢,你看我急的,把这事给忘了。(急下取汤)
    夫:如今的事真是奇怪,手中有点权利,你不要的钱也会无缘无故地冒出来。如果讨要的话那还了得?!前天报上登的那个安徽宣城市委杨副书记….,又要钱,又要女人,结果钱和女人多得管不过来,打起来了,哈哈!打起来了!!……哎, 我这茶叶里的钱是那来的? 不是老师送的,也不是我送的,那么是送我的?……
    妻:(拿醒酒汤上)老王……快把醒酒汤喝了。不喝了这汤,你总是犯糊涂。
    夫:那里!我蛮清醒! 我不糊涂, 不糊涂!(喝汤,看茶叶)比如这钞票,哎哟!介许多呀!
    妻:就是! 你当时要打开来看看就好了!
    夫:谁会想到有这事呢?
    妻:送钱的人肯定和你暗示过什么,你再想想,可能是谁送的。
    夫:嗯, 再想想! 再想想!……赵总? 张总?王经理?陈老板……嗨,陈老板!
    妻:哪个陈老板?
    夫:就是刘同学他阿姨的表舅妈介绍来的陈老板!
    妻:噢! 就是那个从广东过来的、什么工程公司的陈老板?
    夫:对!
    妻:那天你老酒喝醉了,他送你回家的陈老板?
    夫:对!
    妻:拎了两盒茶叶,一个劲地和我说(学广东话)“对不起啦! ”的陈老板?
    夫:对!
    妻:我当时光顾了对付你, 现在到想起来了,他好象是说过:“这点茶叶小意思拉,你们一定要留着自己吃拉!”
    夫:哦—?
    妻:也不对呀!
    夫:怎么?
    妻:那天你们不是喝的竣工酒吗?他们标段的施工全部结束,验收合格,撤回广东了吗?
    夫:对!
    妻:为什么还给你送钱?
    夫:你不知道,上次洋山七号桥工程招投标前,他来给我送过(手势)钱,当时我没收,他一定记在心里,这次就改用这种方法啦!
    妻:噢!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人啊!
    夫:是啊,真是个有情有义的老板呐。
    妻:可是,这钱……?
    夫:你说怎么办?
    妻:还给他吧!……这种不明不白的钱我们不能要,你快给他打电话!
    夫:时间这么久了……没问题吧?
 妻:你还是联系联系。
    夫:(查号码,拨电话)怎么回事?陈老板手机停机了?
    妻:还有没有其他电话?
    夫:(摇头)
    妻:这……
    夫:我看,这事算了吧!
    妻:算了?
    夫:人都走得没影了,还能怎么办?就当是朋友的一份心意吧!
    妻:老王, 你可要想清楚啊!
    夫:这钱与招投标也没啥关系。
    妻:说没有也有,说有好象也没有!
    夫:那就是没有!
    妻:可你跟他非亲非故的,他为什么要送你钱?
    夫:感谢喽!…….下不为例吧!
    妻:我觉得不妥!
    夫:那你说怎么办!
    妻:……交给组织处理!
    夫:不行!不行!无论如何不行!
    妻:为什么?
    夫:事情过去这么久了,能说的清楚吗? 我这位子还想不想坐了?!
    妻:老王, 你可是从来没收过别人的钱那! 不管能不能说清楚, 身正不怕影子歪, 你没有收过钱是事实。可这第一次若做了,以后就挺不起腰杆啦!
    夫:?
    妻:过去,你收茶叶香烟的,我没有堵住,心里常感不安。这次你一定要听我的。这一步迈出容易,收回可就难了!
    夫:你这么紧张?
    妻:是啊,千万慎重!俗话说:一失足成千古恨!
    夫:(沉思)这……大错误不犯,这算是大错误吗? 那就……唉! 那就听你的吧!
    妻:你明天就找陶书记如实汇报,我想领导会理解的。
    夫:好吧!哎,你看,那电视里说什么,你开响一些。
    妻:(开电视机音量,传出话外音)
     (话外音:……要充分认识新形势下加强反腐倡廉的极端重要性,全面落实中央关于反腐倡廉的各项工作部署,重点抓好治理商业贿赂专项工作,继续解决损害人民群众利益的突出问题,采取更加有力的措施,努力取得党风廉政建设的新成效。……)
    妻:你看,中央这么重视反腐倡廉,我们可不能再做顶风违纪的错事啊。
    夫:对!这件事不能再耽搁,我这就找陶书记汇报去,好不好?
    妻:好,我陪你去,走!!
     (夫妻双双下,幕落。)